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地主家的小娇娘

更新时间:2021-01-11 18:25:17

地主家的小娇娘 连载中

地主家的小娇娘

来源:微小宝 作者:千言画梦 分类:穿越 主角:连舒 人气:

《地主家的小娇娘》为千言画梦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在现代,她是受父母宠爱的独生女,在父母眼中一无所长的她,意外穿越到重男轻女的偏远山村,在女人一文不值的时代,她靠着自己的现代所学一步步成为众人羡慕的对象,成为地主家的小娇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另一边,江边月看看天色已晚,也该回去了。转身她一步一步走在满是绿草小花的山间小路上,一边走,她一边回忆起自己是谁。 越想她越确信自己的身份,过去的事越来越清晰,此时的江边月,清楚的想起了自己是谁,她很确信,自己是真的穿越了。 她现在的名字和以前一样,长像也一样,难怪一开始会混淆记忆。她想,也许现在的江边月是她的前世吧。 想着想着,她已走回了陈二妹家。 江边月家的宅子算是村子里最好的宅子,坐在宽敞的院子里,她想到,不能在这里呆了,她得离开这里,得去镇上,这身体的养母对她挺好的,去那里会比在这里好很多。 可是她现在的身体只有十二三岁,个子又娇小,加上不认识去镇上的路。这会儿的镇与村之间的路都要经过很多荒山野岭,什么都可能遇上,一个小姑娘是不太可能成功走到镇上的。 可白天那个张大女的遭遇又着实吓到她了,这里的人都太野蛮了,感觉除了陈二妹一家外,其他人都很奇葩很野蛮。 想到这里江边月不由打了个寒颤,不行,不行,得想办法尽快离开。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她肚子饿了。 走到厨房她照着之前二哥教她的方法烧了火,洗了锅,加了水,下了米。幸好之前她记忆模糊的时候乖乖跟着二哥学会了烧火,和妈妈学会了做饭。那个陈二妹和她真正的妈妈一样的好,想到这里,她又想起了妈妈,不过这次,她没再流泪了。 放了一大截木材后,她起身在挂腊肉的地方割了一块腊肉,在厨房门外的长流水处洗尽了,扔到锅里。然后她来到后院,摘了一颗白菜,洗净后,也扔进了锅里。 一边闻着腊肉饭香,一边添着柴火,一边自言自语:“真香啊!”摸摸咕咕叫的肚子,江边月忍着不流出口水。 等饭做好后,天也黑了,在油灯下,江边月一个人吃起了自己做的香喷喷的饭。 她正点着油灯在屋里吃着饭,突然院门一开,一个尖音传来:“哟~小月,你回来了?真香啊,在吃什么好吃的呢?” 江边月抬头一看,一个瘦弱的尖脸妇女正快步向她走来,这人就是花二婶。 现在的江边月可不是先前那个迷糊的十二三岁小姑娘了,她现在可是一个二十岁看过很多电视剧的姑娘。 虽然她平时不爱与人打交道,情商不高,智商也不算高。可凭着多年的电视剧经验,她很清楚这个花二婶不是个好的。昨天骗她去给陈红送嫁,更是居心叵测。 不过呢,她现在没有养母哥哥做靠山,一个人在这山村里,还不能轻易得罪了这个花二婶。 她一直在思考怎么对付花二婶,这边花二婶已经走了上来,见她一直不说话,便也不理会她,直接一屁股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笑嘻嘻的说:“还吃肉啦,难怪这么香,我在隔壁都闻到了。” 江边月不知道要怎么说,只是笑笑还是不说话。 花二婶睁着眼一直盯着江边月碗里的饭菜一直看,口水都差点掉出来了。 她一边看一边说:“你继续吃啊,小月,不用管我。” 话是这么说,可看她那个样子,江边月心里很不舒服。 江边月看她那样子就恶心,放下碗对她说:“花二婶,你昨天去哪了?陈红家的人找了你半天都没找到,我们走到一半,被他们硬拖回来的。拖回来天都黑了没找到你,他们就把我扔到张家院子里了。我差点就死了,幸好有上天保佑,还有命再看到花二婶。不知道如果我死,妈妈和哥哥们会不会为我伤心呢。” 花二婶被江边月这样一说,差点惊掉下巴,这个江边月她是知道的,这就是个笨嘴,从来话都说不清的一个人。所以她才敢设计她的,想利用这次机会让她在路上出点意外,至少也要受点罪的。 没想到这江边月怎么突然就会说话了,一句话把事情说得清清楚楚。听到她提到陈二妹,心中一颤,她是害怕,如果让陈二妹知道这件事,她就完了。 想到这里,她装出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样子。 惊叫一声说道:“怎么会这样?这陈红家也太过分了!怎么能这样?小月,你跟二婶说说,他们都怎么对你的。回头我就跟你妈妈说,让她为我们做主,不能轻易饶陈家。” 江边月认真的看着花二婶,在看得花二婶心虚得有点慌乱时,她说道:“算了,二婶,反正现在我又没事。” 花二婶马上收起慌乱,笑着说:“是啊,小月没事就好,这乡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真要闹起来也不好。小月说的对,这次就算了,再有下次,决不轻饶。” 江边月笑着点点头:“嗯,二婶,天都黑了,你还不回去吗?” 花二婶看看她手上满是饭菜还有肉的碗,口水又差点流出来。 江边月看着她又笑了笑:“那天回来我一个人在院子睡着的,唉,好想妈妈他们啊。二婶,你说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啊?” 花二婶见她起那天的事,又提陈二妹,知道她在埋怨自己正要狡辩。 江边月笑着又说道:“还是花二婶了解我啊,知道我心烦的时候喜欢一个人。二婶,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说着她不笑了,脸上又涌出泪来。 花二婶见她又准备哭,心里烦得很,马上站起来一边朝外走,一边说:“好吧,小月,你也别太伤心,好好休息啊。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就叫我啊,我就在隔壁呢。” 江边月含着泪点头道:“嗯,多谢二婶。” 花二婶一出院子,轻轻呸一声,“一天就是哭哭哭,真是晦气!呸,还以为变聪明了呢。这个猪脑子,还是那么呆,看不出来我想吃吗?真是个猪脑子,这么明显的暗示都看不出来,一点人情事故都不懂!”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