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穿越 > 王妃的智慧

更新时间:2021-02-21 21:47:37

王妃的智慧 已完结

王妃的智慧

来源:落初 作者:猫玩鱼泡泡 分类:穿越 主角:玉儿刘彻 人气:

主角叫玉儿刘彻的小说是《王妃的智慧》,它的作者是猫玩鱼泡泡最新写的一本穿越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无端的穿越,成了汉朝的公主,然而却要被迫和亲。  不明所以的她被自己的贴身丫鬟对换了身份,  以婢女的身份来到匈奴。  邂逅柔情似水的王爷和冷血绝情的暴君。  一次酒后乱言,暴君得知她是公主的真相,决定报复她。  而她因代嫁丫鬟的死决心嫁给暴君,查出真相。  在相处中,两人相爱,她为暴君解决了不少国家难题……  然而幸福并不长久,战乱迫使两人分开,  等他找到她时,她已经忘却了之前的种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和他一起来到花园的小亭子里,我没有开口说话。

“我对你是真心的,我为了你可以放弃这里的一切。”他很激动。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真心的,可是我不爱你,我们在一起不合适你明白吗?”我看着他。

“为什么,你为什么不爱我?”

“爱这个东西是没有理由的,不爱就是不爱,没有为什么,我知道你很优秀,有远大的理想和抱负,你去实现你的抱负吧,不要将时间浪费在我的身上,我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说着我转身就走。

他在我身后喊道:“是因为他吗,是因为他你才不和我在一起的对吗?”

我不知道他说的他指的是谁,反正我不能给他希望,希望越大失望就会越大。

我在花园中练剑,阏氏急急忙忙的过来的找我:“玉儿,单于遇刺了。”

我放下手中的剑:“怎么回事呀?”

“玉儿你现在去厨房熬碗药送过去,我先过去看看单于。”说着就走了。

“单于怎么会遇刺呀,谁会去刺杀他呢,难道他身边没有保护他的人吗?”我自言自语的朝厨房走去。

一股难闻中药味,真刺鼻,我最怕的就是中药了,苦死了,还要我来煎药,真是煎熬啊。

“玉儿,你在煎药呀?”说话的是拉沙贝尼达手下很得意的丫头,名叫笃莲。

“是呀,在给单于煎药了,唉,听说单于遇刺了,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吗?”我问笃莲。

“知道呀,听说单于伤的还不轻了,那刺客也受伤了,现在还在抓捕呢。要不是右贤王的陌上郡主救了单于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说着给我递了一杯水:“两位阏氏都守在单于身边寸步不离,你说这个宫中谁会去刺杀单于呢?”

我喝了一口水:“把刺客抓到不就知道了吗?”我头怎么晕晕的,我赶紧扶着桌子,“笃莲。”我喊了两句没有看到人,我听到有脚步声走了进来,我转头一看,是个匈奴人,我不认识他,他手中拿了一把剑。

“你要干什么?”我定定地看着他,我的头还是晕晕的。

“送你上西天。”说着拿着剑开始刺向我。

我和他还没有打两个回合我就已经中剑了,我想我肯定是中了什么毒,不一会儿我就倒在血泊中不省人事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是在监狱了,难道这是地狱吗,我死了吗?我感觉我的胸口有一阵阵的痛,不一会进来两个人话都不说就将我拖走了。

他们将我拖到一个屋子里,屋子里都做满了人,这是哪里,他们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玉儿。”是阏氏在喊我,我抬头看见了阏氏,她被人给拦住了,她想过来却过不来。

坐在堂前椅子上的不是右贤王吗?旁边有一个长的很标致的女孩,二十来岁的样子,还有尹原甜,他们怎么都在,发生什么事了。

“若灵玉,你为何要刺杀单于?”右贤王将桌子拍了一下,我被他给吓到了。

“不是她,不会是她的,她没有理由那么做的。”阏氏一直在哪里喊着。

“姐姐,若灵玉刺杀单于你也逃不了干系,说不定就是你指使的。”尹原甜说道。

“你胡说,我没有受人指使,我也没有刺杀单于,我是冤枉的。”我为自己争辩道。

“你说你没有刺杀单于那你身上的剑伤又怎么解释,单于受刺的时候刺客身上刚好受了单于一剑,你不要告诉我是有人故意陷害你的?”右贤王说道。

“我是冤枉的,我真是被人陷害的,我是听说单于受伤了到厨房给单于煎药的时候被人刺伤的,请王爷明鉴,还我一个公道。”我怎么这么倒霉呀,到底是谁想害我呀,难道是尹原甜,她为什么要害我,她直接找人杀了我算了,何必这么麻烦。

“好一个叼妇,证据确凿还不认罪,说是不是有人指使你这么做的,只要你交出末后指使者,我可以留你个全尸。”

“王爷,我没有刺杀单于,也没有什么末后指使者,我是被冤枉的,我要见单于,我要当面对质。”

“放肆,单于现在身受重伤,是你说想见就能见的吗?你到底招是不招?”

“王爷,我没有杀人,你让我招什么?”打死我也不会招的,我不会让那些害我的人得逞。

“看来不用大刑你是不会认罪的,来呀,鞭子伺候。”右贤王说着,进来一个彪形大汉,手里拿着个很粗的鞭子。

“王爷,你这是要屈打成招。”我不服气,没凭没据为什么要动刑。

“用刑。”右贤王理都没有理会我,那彪形大汉来到我面前,举起鞭子狠狠地抽了下来。

“啊”我身上像是有一百只蚂蚁在啃食我一般,揪心的痛。没有想到他还真的动手呀,我用恶狠狠的眼睛盯着他们。

“打,给我狠狠地打,我没有说停不许停下来。”那彪形大汉听到此话,开始不停的鞭打着我。

“玉儿,不要打了,不要打了。”阏氏哭得像个泪人一般。但是旁人将她给拦住了,她过不来,她拼命的挣扎着,就像这鞭子打在她身上一般。

怎么会有这么无情的人,这么鞭策着别人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吗?我已经痛到受不了,晕了过去。一盆凉水从头淋下,我昏昏沉沉的睁开眼睛,他们到底要怎么样的折磨我?

阏氏已经跪在他们面前,可是他们还是那么的无动于衷,“将她拖下去,明日再审。”右贤王的一句话我有回到了那个冰冷的监狱里。

“玉儿。”是阏氏的声音,她来看我了吗?我微微地动了一下,身上那种难以言明的疼痛使我微微抬起来的身体又趴到了冰冷的地上,我明白了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全身的伤口都有与千万只蚂蚁在啃食,不是我蚂蚁活下去的勇气,是这种折磨让我想到了死的解脱,是不是死了就可以回去了,是不是死了就可以看见爸爸妈妈,是不是死了就可以永远的快乐下去。

“玉儿,你还好吗?”阏氏站在监狱外面,喊着我。

我的意识很清楚,我知道她再喊我,我知道她很担心我,可是我都不想再活下去了,我的身体酸软无力,我的意识没有指使我的大脑去理会她,我就那么趴在那里等待死亡静静的到来,我不属于这里,这里的生活也不适合我,我无意和别人争什么,我也没有害过别人,可是他们不让我活,那我只好选择离开,选择解脱。

“玉儿,你告诉我,我要怎么样才能救你,你回答我。”我从来没有见过阏氏如此的伤心过,也许在这个不属于我的国度里只有阏氏是唯一一个真心对待我的人。

阏氏,遇见你真好,为什么你会这么死心塌地的对我,你现在是阏氏,而我只是个下人,这里没有皇帝皇后,也没有公主,只有单于喝阏氏,而你仍然待我像公主一般,我真的很感谢生命中能有你,现在我不能陪你了,你好好的做阏氏吧。

“玉儿,你振作起来呀,你快点起来呀,你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呀?她们不让我见单于,我没有办法替你求情,可是我知道你是被人陷害的,我该怎么帮你呀,玉儿,你一定要挺住呀。你等着,我一定会想办法将你救出去的。”阏氏泪流满面的走了。

我听见脚步声了,是阏氏又回来了吗?

“若灵玉。”是均辖轩的声音,他为什么会来看我。

“你有本事的话就起来和打一场,输了就听我的,赢了就听你的。”我知道他这是激将法在激,可是我就不想动,反正已经是行将就木的人了,何必那么计较输赢了,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认输还不行吗?我承认你是武功最好的,人长的最帅的,最可爱,最大方的人还不行吗?

“你趴在那里干什么,别人不给你活路你就这么妥协了吗?别人想杀你,你就这么傻的死给他看吗?你要振作起来告诉她们你若灵玉不是好惹的,你要将她们洒在你身上的脏睡洗干净,你难道就这么任由她们诬陷你杀人吗?拿出你的个性,拿出你的魄力,告诉她们越是不让你活你越要活出个样子来。若灵玉,你起来呀,你站起来喊冤,告诉他们你没有杀人,告诉他们你是冤枉的。”

我也想这么做,很想,可是我告诉他们我没有杀人他们就会相信吗?他们要置我于死地怎么会那么容易的放过我,我死了就死了,一了百了,满足他们不就好了吗。他们视人命如草芥,想杀就杀不会内疚吗?我拿出我的魄力告诉他们我是刺杀了单于,要杀要剐随他们的便。

右贤王和尹原甜听到这个消息很震惊,他们再次的审问我,我告诉他们是我刺杀的单于,我将一切罪责全揽了下来,我看得出他们眼中的得意。

右贤王宣判我试图谋杀单于,当天午时实施车裂之刑,阏氏听到后便晕了过去,我还可以微笑着面对这一切,因为我相信总会有一个人出来斩奸锄恶的,邪不胜正绝对不是一句空话。我等着那个斩奸锄恶的人来为我报仇雪恨。

对了,那个右贤王说的车裂之刑是个怎么样的死法?管他呢,横竖都是死,大不了20年后再是一条好汉。

他们将我拖到草原上,这么多马车呀,我死都死的这么壮观,还真不愧是汉朝的公主,他们还真给我面子呀。

“行刑……”右贤王喊了一句,他们上来七手八脚地把我绑到了马车上,手脚和脖子都绑上去了,有没有搞错,这就是所谓的车裂吗?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五马分尸吗?好歹给我留个全尸呀,这么个死法也太吓人了吧,现在后悔还来不来的急呀,早知道是这么残忍的死法,我宁可活着也不要死呀。谁能来救救我呀,左贤王均骥乎快来救我呀,阏氏你快来救我呀,均辖轩快来救我呀。我在心里默念着,可是现实却是残酷的无情的,他们没有办法救我,难道我就要这么香消玉殒了吗?当初要什么个性要什么魄力呀,现在要命才是最重要的,谁来救我呀,天灵灵地灵灵,玉皇大帝快显灵,不要让我死的这么冤呐。

右贤王看了看天空,时间好像差不多了,他对着众马车喊道:“时间到了,开始行刑。”

我的天呐,历史上的我就这么戛然而止了吗?

“住手。”

救星就是这么从天而降的,我抬头一看是尹原默,他为什么会来,他救的了我吗,我真怀疑。

尹原甜一看吓了一跳:“这里没有你的事,你先下去吧。”

“我不会走的。”他恶狠狠地看着尹原甜,难道他们兄妹反目了吗?

“你到底想干什么?”尹原甜问道。

“我什么也不想干,我只想和我心爱的女人长相厮守,她不能活,就让我代她去死吧。”说着拿了把剑过来斩断了绑在我身上的绳子,他一把抱住我:“没有事的,有我在这里,你不会有事的。”

还好只是虚惊一场,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就这死了,见不到明日的太阳呢。

“放肆,本王在办案,何来刁民捣乱。”右贤王见此,冲尹原默喊了一句。

“王爷,我想请问你一下,若灵玉何罪之有?”尹原默上前问道。

“她试图谋杀单于,以下犯上,死罪一条。”

“可有证据?”

“她身上的伤就是最好的证据。”右贤王说道。

“可是刺杀单于的并不是她。”尹原默斩钉截铁地说。

“她自己已经认罪,你不要妨碍本王办案,来呀,将他拖下去。”说着就叫人要将尹原默带走。

“慢着。”尹原默说着站了起来,开始脱身上的衣服,最后光着膀子站在那里:“刺杀单于的不是若灵玉,是我。”说着指向他胸口的剑伤。

这么会这样,他是为了救我故意刺伤他自己还是刺杀单于的就是他,我在哪里不知所措。

尹原甜有些慌了:“不要听他胡说,他是为了救她才这么说的。”

“是我,是我嫉妒单于抢走了我心爱的女人才想要杀他的,不是若灵玉,她是无辜的。”他走到我面前:“我对你的心天地可表,日月可鉴,为了你,我愿意放弃一切,为了你,我死而无憾。”

“真的是你刺杀单于的吗?”我问道。

他点了点头:“是的,我嫉妒,我恨,为什么你要选择他,你明知道他不会只属于你一个人的,只有我才会对你一心一意的。”

他在说些什么,为什么我越听越糊涂呢,我没有和单于在一起,我没有选择谁:“你胡说,我根本就不认识单于,不要将你的一己私心所犯下的错都推在我头上,你为什么要刺杀单于,一定不是为了我,你说呀?”我推着他,歇斯底里,他一定有自己的原因,也许说出来就没有事了。

“你不信我?”尹原默望着我,衙门里充满了绝望。

我哭着望着他:“你要我怎么相信你?”

他没有理会我了,“人确实是我刺杀的,你们将她放了吧,我接受你们的审查。”

我不知道这一切是什么情况,他为什么要刺杀单于,又是谁要诬陷与我。右贤王没有借口关我,只好将我放了,而尹原默却被关进了监狱里,他说的话我到底要不要相信?尹原甜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我,他为什么会帮我,他和尹原甜到底有什么阴谋?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处理这段感情。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