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终极教师在都市

更新时间:2022-06-23 06:31:06

终极教师在都市 连载中

终极教师在都市

来源:微小宝 作者:雪天 分类:都市 主角:钱牧李梦儿 人气:

《终极教师在都市》是雪天写的一本都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终极教师在都市》精彩章节节选:曾经的特战兵王钱牧,接受老首长的命令,从特战队退役后,进入了东海市钱塘高中当老师。 本以为能过几天平静的生活,没想到不小心得罪了美丽的教导主任李梦儿,被派去负责臭名昭著的终极九班。 九班既有猩猩一样的暴力男,只会睡觉的黑客天才,还有精灵古怪的李小可,性感高挑的不良班花吴媚儿,高冷寡言的富豪千金曲梦莹…… 钱牧亲眼见到了九班恶整老师的全过程,于是一面小心翼翼的面对来自九班的恶整,一面想法设法拉拢里面的同学,更是施展辣手,狠狠收拾了几个最调皮的学生,经过几次交锋,终于顺利的在九班立下了老师的威严。 而在学校之外,表面繁华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张敏躲在段齐的身后,看着钱牧一点点的把扳机压下,心里面高兴极了,简直就可以用心花怒放来形容。

只要钱牧把扳机扣下去,一切就简单明了了。

到时候,哪怕钱牧身后有一位军队的首长护着,张家都不怕。

扣下扳机,就证明了袭警的事实,袭警这个罪责足够让钱牧吃不了兜着走,也给外面那些因为秃头的死,给张家压力的人一个交代了。

张家并不害怕那些人,可政治这玩意儿就是一门妥协艺术。

相互妥协中,和平共处。打破了这妥协,东海市就会变乱,这对张家是极为不利的。

“啪!”钱牧口里学着枪鸣响了一下,咧嘴一笑,枪套在食指上快速旋转。

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十分迅速的对准自己的脑袋,冲段齐背后探出头来的张敏嘿嘿邪笑着说:“张督查,你不就是想要我死,快点的结案吗?我成全你如何呢?”

咔!

扳机按下去,枪却没有笑,钱牧阴阳怪气的叫道:“啊呀,吓死宝宝了,原来是空枪呀。”

此时,张敏的脸早已经黑了,段齐睁开眼睛,看着对面邪笑的钱牧,松了口气的同时,心中对钱牧高看了一眼。

眼角余光往后看了眼,心说:张大小姐这回算是遇到会演戏的高手了,这钱牧恐怕早试穿了她的意图,并且看出枪里没有子弹把?

钱牧并不打算就这样完了,麻利的把手枪拆卸,然后重新装好:“张警官,以后制造袭警现场的时候,一定记得往枪里面放子弹呀。”

“我给你科普一下啊,这把枪定产于1988年,因为设计的原因,这把枪在空枪情况下,开保险的声音,要比装有子弹时候打开保险的时候清脆一些,你的演技真的很不错,如果就你的演技而言,今年奥斯卡完全应该颁发给你了。”

“你!”张敏额头飘着黑线,气的都不知道说什么,指着钱牧的手不停的哆嗦:“你早知道是空枪对不对?你耍我!”

一直以来,张敏都十分的自傲。

作为一个女子,她有倾国倾城不输于别人的容貌,作为一名警察,她在警校的成绩优异,进入警队以后,更是在短短的两年之内,连破几起特大案件,身为城西的督察长,晋升速度堪称警界里的明日之星。

她对自己的聪明才智、手段、心机一直都十分的自傲。

可现在施展的计谋,却被人家看了个通透,还让人家将计就计耍弄了一把。

张敏想到刚才自己躲在段齐背后,假装害怕的样子,仿佛就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猴子一样,那么好笑。

愤怒中的张敏看着他那张满脸带笑的脸,恨不得冲上去要死他,怒火中烧下,张敏趁段齐不注意,把段齐的配枪抢下来,对准钱牧,怒气冲冲娇喝道:“你不是很聪明吗?那你现在猜一猜,我到底敢不敢开枪打死你!”

“督查,督查,你冷静冷静”段齐这一下,真是给张敏吓得魂飞魄散了。

他的枪里可是真金白银的装满了子弹,张敏还正在怒火中烧中,可真有开枪的可能呀。

“我猜你不敢开”钱牧似乎根本不怕激怒张敏,双手环臂,笑眯眯的说。

“好!好的很,那我就给你开一个看看”张敏气的嘴唇哆嗦,咬牙切齿的说。

段齐一边抓着张敏手中的枪,一边着急的不停给钱牧使眼色,他算是恨死钱牧了。

心里不停的骂钱牧:你小子牛逼,这个时候了还嘴硬,你不怕死吧,可你不能连累人呀。

段齐十分肯定,张敏要是真在审讯室开枪击毙钱牧,到时候黑锅肯定是他来背,因为枪是他的,而张敏背后的家族有能力移花接木。

“段哥,你放开吧,你们这位督查太会演戏了,一计不成再使一招”钱牧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冲张敏说:“张警官,枪就在你手里,要想开枪你就开吧,你别演戏了,你不就是想要逼着我出手,夺走你手中的枪,造成犯人夺枪的事实吗。”

钱牧的话,让段齐一怔,偷偷的看了看自己的顶头上司。

果然,张敏听到钱牧的话后,脸都白了,显然是计谋再次被识破,给气的。

段齐很纳闷,钱牧是怎么知道张敏自己这位上司根本就没有看枪的意图呢?

很快,钱牧的话给了他答案,钱牧一步步走过来,把张敏举着的胳膊压下去,笑着说:“放下来吧张警官,这么举着怪累的吧。你心机这么深,完全就是金庸先生笔下的赵敏郡主吗,你这种心机深沉的女人,是绝对不会做出这种对自己不利,胸大无脑的事情的。”

说着,钱牧还故意唉声叹气了一下:“可惜啊,我不是张无忌那样的笨蛋,不然咱两还是绝配的姻缘吗,可惜了,我喜欢漂亮女人,却不喜欢腹黑有心机的女人,真是可惜了。”

钱牧的一举一动,他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笑容,落在张敏的眼中、耳朵里,都么的刺激人,张敏感觉自己真的快要给气的失去理智了。

啪!

她把段齐的手枪重重的拍在桌子上,冷眼瞪着钱牧,一字一顿的说:“姓钱的,我跟你没完!你等着牢底坐穿吧!”

说完,张敏就气冲冲的甩门离开。

啪!

厚重的铁门被重重关上,钱牧耸了耸肩,笑着摇头说:“对了嘛,女人嘛,干嘛那么腹黑,还是像这样火爆的胭脂马才更加有征服快感吗!”

哼!他的话明显被甩门出去,没走躲远的张敏听到了,冷哼一声,屋内的两人就听到啊的痛苦娇呼声。

钱牧摸了摸鼻尖,冲段齐笑着说:“段哥你看看,铁定是连墙都看不顺眼,跟墙找麻烦了。”

段齐见鬼似得震惊的打量钱牧,他真是感觉自己的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钱牧就是个妖孽,好像能看穿别人心里想什么似得。

段齐听到他说的话后,无奈的笑了笑,或许是曾经也是军人,和钱牧有种天生的亲切缘故吧,没好气的提醒他:“行了,得了便宜别卖乖了,我们张警官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

“那还不都是你们惯得?要是没有那些家世背景,她真以为自己能耍的了所有人吗?”

段齐可不认同钱牧的话,虽然说张敏因为家世的缘故,在官场有着各种的便利。

可张敏能够坐在现在这个位置上,那都是一桩桩一件件案子撑起来的,众人也是心悦诚服的。

他只能说,张敏运气不好,遇上钱牧这么一个怪胎了。

“钱兄弟,你要是真的有门路,就快点找人吧,这回你可是把张警官气的不轻,不容易过关的。”他忍不住提醒钱牧一句。

钱牧一下子就想起了冯老头,气就不打一处来,开口咒骂道:“这个冯老头,你等着,小爷我要是能出去的话,一定要你好看!”

钱牧咒骂的冯老头,这会儿正在打电话呢,突然打了个喷嚏,然后就冲着电话另一头语气不好的咒骂道:“江王八,你是不是不想履约,所以设计把我最好的手下弄进监狱的,老子告诉你,妈个了巴子的,老子的兵要是有任何意外,老子带兵平了你江家!”

电话另一头,坐着的真是钱牧眼中的老色狼江校长,老江十分的高兴。

被人骂了还哈哈大笑,得意的说:“老子就不想履约了,怎么着吧,冯建国,你他娘的,这就是你求人的语气吗?”

啪!

江老头接着就直接把电话挂掉了,坐在江老头对面一个美妇,看着江老头这样,有些担心的说:“爸爸,这样做会不会不好,你不会真的不打算救那人的儿子吧?”

美少妇是江老头的独女,也是李梦儿的母亲,名叫江如燕。

江如燕说道口中‘那人’的时候,脸色明显带着一丝忌惮。

反倒是江老头哼了一声,咒骂道:“怕什么,我就是不同意那个什么狗屁娃娃亲,梦儿早就有外婚夫了,就是不会是那个混蛋的儿子,他冯老鬼看中那个混蛋,我可看不中,他害的梦儿的父亲多少年都没有往上动一动了。”

江老头骂了一遍,尤不解气,喝了口水,深呼吸了一口,继续道:“那个混蛋真的敢那娃娃亲这件事情不依不饶的话,我就恁死他,这些年不知道多少人想要他的命呢。”

江如燕看着自己的父亲,还是有些担心的说:“婚约的事情可以慢慢说,那我们到底管不管钱牧这件事情呢?他杀了秃头,现在黑白两道,很多人都和张家说了话了,要张家往死里弄钱牧,冯伯伯都打电话了,我们要是不帮忙的话……”

江老头这回没有固执,而是陷入了沉思。

片刻后,才冷笑说:“不忙,先让那小子吃点苦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还想娶我们梦儿,也不看看他们家现在什么个情况,梦儿真个要是跟了他,还不得时时刻刻都得提心吊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生命危险的过日子吗。”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