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爹地,妈咪要转正

更新时间:2021-01-13 18:08:07

爹地,妈咪要转正 已完结

爹地,妈咪要转正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雪花君 分类:都市 主角:沈陆西爵 人气:

主角是沈陆西爵的小说《爹地,妈咪要转正》此文是雪花君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陌生的房间里,她被男友送给豪门。 一夜荒唐,她成了人人口中的jian女人。 转身,她出走五年,再次回来,已然是光芒万丈。 生活原本平静,小奶包揪住帅的人神共愤的某总裁,“这是我妈咪,长得漂亮又有才。不如你娶回家吧。” “还附赠一枚可爱的我噢?”小奶包卖萌说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沈清雅醒来全身感觉酸疼如麻,这究竟是咋回事?掀开洁白的被褥白皙的皮肤全是紫青。

垂眸一看身边躺着一个男人,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陆氏集团总裁陆西爵,她心里大慨明白昨晚发生什么?

五年前,自己莫名其妙失身,连对方是高是矮,性啥名谁一概不知,无意间还弄出个孩子来,今天难道要将五年前是故事重温一遍吗?

只不过男主角换成高冷腹黑陆西爵而已,沈清雅死死咬住唇瓣,心里不禁哀叹一声!

天啦,这是什么世道啊!让人欲哭无泪,为什么这些破事全摊在她身上。

“醒了?”陆西爵简单的两个字尽显邪痞。

“啊……”陆西爵一开口,沈清雅双手捂着被子,心里一时难受尖叫一声,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脱口大骂起来。

“你无耻!不要脸,你敢趁人之危,还强我……”

陆西爵蹙眉一皱,嘴角闪过一丝冰冷,没丝毫感情的回答一通。

“什么,你说我趁人之危?强你……可笑,我堂堂陆氏总裁要什么样女人没有?多少豪门千金洗白主动送上床,我都没碰过,要你是抬举你。”

陆西爵的语气生硬毫无留情,这女人天生就不识好歹。

分明是在救她,反倒变成强奸,昨晚要不是他陆西爵,说不准要她可能被那些老秃驴给吃豆腐,或者说药效过猛还会殃及生命,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话落,他将她身体死死抵在床角落,沈清雅以为陆西爵又要对她做出不轨行为,只好拼命反抗。

“呜,你放开我!你这个臭不要脸的渣男,你吃我一次还想吃我第二次?”

一顿的谩骂硬生生的激怒陆西爵,这女人她居然敢一而再再而三触犯他的底线,他倾身下去直接将沈清雅按在床上,用手捏住她的下颚直视着他。

“沈清雅,你这食髓知味的身子,到底被多少男人尝过?还装什么清高,如果你在敢出言不逊,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将她下巴用力捏了一把,讥讽。

陆西爵的冷言冷语刺痛她的心,沈清雅不敢在反抗只好乖乖顺从,堂堂陆氏总裁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收拾一个手无寸铁小女人简直易如反掌。

像捏死一只蚂蚁般容易,鸡蛋与石头相撞永远是鸡蛋碎,沈清雅的眼底流出凌辱的眼泪。

现如今她只剩下这副残败不堪的身子,假如连这副自己都嫌弃的身子,他执意要践踏她也只好默认。

陆西爵隐约感觉身下的人儿没有挣扎迹象,有些不对劲,垂眸一瞄,沈清雅死死咬住自己唇瓣不让自己哭出声,露出一副可怜兮兮模样。

她的梨花带雨,她娇情,她倔强,不禁让他想起过世的前妻,心猛然抽搐下,让人有一丝怜惜!

他温热薄唇在她额头轻轻落下一个亲吻,并在她的耳畔耳语两句。

“乖,听话不哭,我不会碰你的。”

语气冷漠夹带一丝温柔,此刻的他完完全全把眼前小女人当成自己已故的前妻。

“呜呜,陆总,你压疼我了。”

过了几秒,随着一个轻柔的声音这才拉回陆西爵的神情,眼前的女人是沈清雅而不是他的前妻,急速起身摔门离开。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她双手抱紧膝盖,哭的歇斯底里。

起身捡起地上衣服套在身上,止不住泪如雨下。

随后,她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跌跌撞撞走出酒店的房间,经过酒店大厅时远处迎面走来两人。

正是许眉月和宋修远,真是冤家路窄,怕什么来什么?

“许眉月你给我站住?”

沈清雅一时愤怒故意想警告她,许眉月几瞬心里慌张,整个身体不知所措,用手整理下衣角使自己平静下来,故意扬起脑袋盯着沈清雅。

“你是在叫我吗?”

“许眉月,我警告你别在这里装腔作势,久走夜路必闯鬼,坏事做的太多会遭报应的!”

她许眉月是谁?高高在上豪门千金,平常她怕过谁更何况她只是一个不知名的沈清雅。

“呵,哪来疯狗大清早在这乱咬人?”

许眉月死死拦截沈清雅的去路,一副仗势欺人样子,而沈清雅丝毫没有让她反倒狠狠的回骂她一顿。

“让开,好狗不挡路!”

她只想短时间内离开酒店,不愿看到这对狗男女那副恶心的嘴脸,两个女人你一句我一句争吵起来。

宋修远一脸茫然,她们之间究竟发生什么?沈清雅一大早为啥会出现在酒店,一连串的问题全都打个问号?

站在一旁的宋修远突然开口,“不要在闹了,你这样闹哪像个豪门千金活像个疯婆子?”

许眉月不依不饶的,“好啊,你俩是不是又想旧情复发。”

这句话确实说到他的心坎里,的确很想找机会和她说说话,其表面他追逐许眉月内心还停留在沈清雅的身上,但沈清雅并未给他任何机会而是果断离开。

宋修远用力拖拽着许眉月一路到酒店房间里,像一头野兽般发狂起来。

嘭……的一声,房门重重的关上,随着关门声许眉月心里一紧。

“宋修远,大清早的你吃错药了?”

“呵,当初我吃错药一门脑热,怎么就娶了你这个恶婆娘?说说你是怎么欺负沈清雅的?”

没想到他俩果然有一腿,贱人,不知昨晚那些老男人让沈清雅那个贱货爽了没有?想到这点许眉月心里窃窃是喜。

宋修远单手紧紧掐住许眉月的脖颈,动作十分粗儒,一点都没有怜香惜玉的感觉,在他心里只有沈清雅才配让她怜香惜玉,其他女人都是一文不值。

他的态度使许眉月略有些害怕起来,平常他在她面前都是百依百顺,她说啥就是啥也从不敢反驳她。

今天不知咋回事他却为了沈清雅跟她对着干,用力想挣脱他的掌心,一切乃是徒劳,宋修远他是个大男人,岂能让一介女流给他打败。

“你,你弄疼我了!”她战战兢兢吐出一句话来。

“许眉月,乖乖讲出实情,我就放了你?”

许眉月无奈之下只好点点头乖乖听话,宋修远手里力度也慢慢松懈下来。

咳咳~停顿几秒,吞吞吐吐的道出全部实情。“昨晚酒会上,我在沈清雅的酒杯里下了药?”

啪……

话落,一记火辣辣的耳光扇在许眉月的脸庞上,一向乖巧顺从的男人秒间变成猛兽,使她颜面尽失。

可恶的沈清雅,要不是你从中怂恿宋修远,他也不至于这样对她。反了!反了!她咬牙切齿谩骂道。

“你敢打我,为了那个贱货你居然不顾我们夫妻之情下手打我?”

说着,紧接着一个个耳光重重的连续落在她的脸上。

“对啊!打你怎么的?平常我在许家过得像狗一样生活,今天老子就要依依讨回,也让你尝尝寄人篱下滋味,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看你们许家以后还敢不敢骑来老子头上拉屎!”

宋修远一通发泄,这下可把许眉月给镇住了,时适,她整张脸肿的像猪头一样,一头凌乱的长发散在肩头,狼狈不堪!

宋修远连头都不回离开了房间,随着摔门声,吓得许眉月整个人瘫软在地,以前他在许家百依百顺难道都是装出来的,真是会咬人的狗不叫,会叫的狗不咬人。

贱人!别得意太早,她所受这一切会让她加倍尝还!

沈清雅拖着沉重步伐,跌跌撞撞来到公司,十分钟还来得及,脚低蹬着七公分高跟鞋来到洗手间,从包里掏出化妆盒化上淡妆,遮盖住脸上的一双熊猫眼。

回到办公室,一只手拿着绘笔,另一只手秤砣着下巴,这两天发生的事情一桩接一桩,脑袋里全是浆糊,手里的绘笔随着她的力度从中间深深断裂,一时走神没注意笔芯齐整断掉,离上班时辰还有几分钟,大人开始八卦起来。

“快看,媒体最新消息!”

女人将鼠标滚动下,“淫妇醉酒戏虐八十老头,这题目挺新鲜。”照片看上去春色不堪,仿佛都是你情我愿,此时的沈清雅茫然不知,昨晚醉酒一幕早已被人拍下放在网络媒体上。

傅红雪一眼认出,电脑屏幕上的居然是新来的设计师,沈,清,雅!

原来她的私生活这么污秽不堪,沈清雅一进公司,傅红雪打心眼不喜欢她,由于沈清雅模样眉清目秀,素雅尽显清纯。

老是在陆西爵面前晃来晃去,新闻发布会当天,陆西爵还当着众人面脱下自己外套披在她身上,他对她的温柔。

傅红雪看在眼里嫉妒在心里,而她来公司完完全全是为了陆西爵,一年以来,陆西爵连正眼都不瞧她,堂堂傅氏千金竟然不如一个草根之女。

机会来了,她抖了抖身上火红的裙摆,妖娆的身姿故意扭动两下朝沈清雅走去,指尖在办公桌上敲打两下,一副高姿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