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一见钟秦许棉棉

更新时间:2021-01-13 18:17:07

一见钟秦许棉棉 连载中

一见钟秦许棉棉

来源:微小宝 作者:一城墨锦 分类:都市 主角:秦迹伯母 人气:

火爆新书《一见钟秦许棉棉》是一城墨锦所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秦迹伯母,书中主要讲述了:六年之后的初次重逢,他换了一张脸,对她强取豪夺,雨夜里,把她抵在墙壁上,给了她最大的侮辱。她卑微的承受他给予她的一切报复,是她欠了他的。他看着这个他爱了9年的女人,越发的冷漠肃杀。他爱她,以恨为名。明明爱她爱到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而她却只当那是他的温柔战术。明明是青梅竹马的恋人,却因为她的背叛成了生死交缠的仇人。她问他:“你那么恨我,为什么还要把我囚禁在身边。”他捏着她的下巴,狂狷霸道:“知道什么是报复吗?不是杀了你,而是夺走你的一切,金钱,亲人,朋友,爱人,尊严,然后看你跪在我的面前,生不如死的活着。”她抚上自己的心,那里痛到撕心裂肺。什么是撕心裂肺。当真相揭开的那一刻,他的手掐住她的喉咙,攻城略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许棉忽然抬起脸,眼底染满流光溢彩。“真的?”   一如六年前的天真。   “可是,我是个商人,从不做亏本的生意,给我一个帮你的理由。”低沉寡淡的嗓音,像是寒风一样,渗入许棉的毛孔里,让她的心都跟着颤抖起来。   “理由吗?我没有。”她知道赫连集团掌握着国内的经济命脉,她凭什么求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帮她呢。   “那么就想清楚再来找我。”   “赫连总裁不妨直接告诉我,您想要什么。”她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你最在乎什么?”他反问她。   “我……爸妈。”还有秦迹。   “我说的是你,无关他人。”他漫不经心的敲打着方向盘,每一下都像是敲打在许棉的心上。   许棉咬着唇瓣,“我的自尊。”   赫连祭似乎很满意她的这个答案,性感微薄的唇瓣上敛出移到淡淡的消痕。“那就用你的自尊来换。”   许棉抬眼,眼底一片清明。“真的可以?只要你拿走了我的自尊,就会帮我父亲调查这件事?”   “我不仅可以帮你父亲调查清楚这件事,我还有能力帮他恢复名誉,要知道,挪用公款这种罪名,足以封杀他在这个行业里谋生的机会。”他在打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许棉咬唇。   “我给你一分钟时间思考。”抬腕,价格不菲的江诗丹顿,闪着冰冷的光泽。   许棉攒紧了拳头,她可以放下自尊求他,可是这个男人到底要她做什么?   她的自尊,对于他来说,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10,9,8……”   数字渐渐逼近。   “1。”   赫连祭在升起车窗之前,听到了许棉的肯定声。“我答应,你想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赫连祭的眼底暗涌无数,“上车。”   “我现在不能跟你去,我妈还在等我回去。明天可以吗?”她不清楚赫连祭到底要带她去哪里,可是就算是地狱她还是得闯。   “机会只有一次,你自己选。”   许棉攒紧了拳头,蓦地又无力的放开。“我跟你走。”   “上车。”冷冰冰的丢出两个字。   许棉绕到副驾驶的位置上,找了半天,没有找到门把手。   赫连祭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她。“没想好就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许棉咬了咬唇,脸颊绯红。“我不会开车门。”   赫连祭目色沉沉,按动按钮,车门自动打开了。   许棉看着光洁如新的车座,有些拘谨。“我身上脏……”   “许棉!”他的耐心已经用尽了。   许棉被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座椅上,像个小学生一样。   “系好安全带。”他的声音跟眼神一样冷。   许棉目视前方,很紧张,甚至连手都不知道要放到哪里。   赫连祭也很沉默,空气里弥漫着压抑的尴尬,在寂静空旷的车里,显得格外冰冷。   赫连祭把车子停到豪庭盛世的酒店门口,这是北城五星级酒店,听说是DK集团旗下的产业,DK集团很神秘,总部不在中国,是最近才突然杀到国内来的,以前只在欧洲开展业务。   “下车。”他命令道。   许棉木讷的跟着下了车,心里有些慌。一个男人把她带来酒店,不用想也知道是做什么了,他说要她的自尊,是做那种事吧。   “赫连总裁。”她忽然叫住他。   “赫连祭转过身,看着她,媚眼如冰。   “您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认为一个男人带一个女人来酒店会做什么?”他反问道,看着她的小脸一寸一寸的惨白下去。   “所以,您答应帮我父亲是要我做那种事。”她明白了。   “我是商人,不是慈善家,在我这里没有不计回报的付出,你懂吗?”他付出过,可是得到的是一条命,外加一张毁容的脸。   “我明白。”她点头。   “你现在离开还不晚。”   “我有的选择吗?”她笑的灿烂。   “我喜欢你的聪明。”赫连祭幽深的黑眸中卷起旋涡,深不见底。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进了酒店,周围的人鄙夷的目光落到许棉的身上。   许棉不想给赫连祭惹麻烦,故意跟他拉开一部分距离,身上的睡衣还在不停的滴着水,小腿上还沾染着雨水的泥沙。   有胆子大的迎宾小姐走了过来,对许棉笑里藏刀。“这位小姐,您来这里是要住宿?”   “我……”   “这里一晚上的价格是1980元,没有特价房。”她打断许棉的话,简单明了的告诉她住不起。   许棉的十指纠缠在一起,不吭声。   “小姐,我看你穿着睡衣就出来了,身上估计连身份证都没有,我们酒店是五星级的正规酒店,平时都是接待外宾的。不带身份在是不能入住的。”迎宾员阴一句阳一句的,周围很多看热闹的人。   许棉始终不吭声,这六年她学会最多的就是沉默。   赫连祭见她没跟上来,颀长的双腿折回来,走到她的面前。   一双低调的限量款设计师品牌的皮鞋停在许棉的面前,声音冷的像冰。“怎么不跟上来。”   许棉抬头。   四目相对,无声中碰出冰冷的火花。   迎宾员见状,赶紧散去了,假装什么事都没有。   “跟紧一点。”他命令道。   “好。”她点头,跟在他的身后。   裙摆的雨滴抵在水墨画风格的大理石地面上,有些脏。   十块钱一双的塑料拖鞋跟这个酒店格格不入,刚刚那个迎宾员是把她当成那种不三不四的女人了吧。   她甚至没有反驳的力气,因为她马上就会变成那种出来卖的女人了。   她曾经最不耻的女人。   就连这六年里最苦的时候,她宁可一天只吃一顿饭住在车站,也没有出卖过自己的身体。   可是现在,她必须这样做。   值了。   她不敢抬头去看赫连祭,只是低着头跟着他进了电梯,出电梯,进房间。   脚步细碎的跟着他,蓦地前面的男人停了下来。   她没有来得及反应,便撞上一堵肉墙。   “唔……”她揉着自己被撞疼的鼻子。   “去洗澡。”三个字,不带感情的命令。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