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化生劫

更新时间:2021-04-12 18:04:12

化生劫 已完结

化生劫

来源:掌中云 作者:扶摇 分类:都市 主角:陈寿宁 人气:

经典小说《化生劫》由扶摇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陈寿宁,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出身的时候只有五斤缺一两,还脐带绕颈,瘦得根个没长毛的小猴儿似的,全身泛紫,这是因为致息所致,所有人都认为我活不下来。我爹是村里的赤脚医生,一把注射器,二两干草药便是他全身的本事,看着瘦猴儿似的我欲哭无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眼见我爹脑袋像个要脱藤的南瓜一般直晃悠,从嘴里吐出了个黑乎乎的东西,我顿时一惊,连忙一把捡起掉在地上的手电筒,想去看个究竟。 只是,等到我真正看清的时候,顿时大吃了一惊,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坟地里。 那东西黑糊糊的,泛着层油腻的光芒,竟然是之前爷爷棺材里头跑出的那种怪蛇。 最让人惊骇的是,这蛇只剩了一半,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让我根本不敢多想。 但是,即便是这样,我还是登时明白过来。 我爹他竟然生吞了半条蛇! 一看到这半条血肉模糊的蛇,我只觉肚子里头翻腾得厉害,还没哭出声来便“哇”的一声将之前吃下的小半碗饭给吐了出来。 奶奶轻轻拍打着我的背,这让我感觉好了一些,于是也顾不得脏,一把趴到了奶奶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我弄不明白我爹这是怎么了,连这么恶心的蛇都敢生吞,难道,他不要命了? 我一面哭,一面又回头朝我爹看了过去,只见他耷拉着脑袋被我五叔扶着,没有半点声息,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一看到这,我又担心起他来,于是问奶奶怎么回事。 奶奶没说什么,脸色难看得出奇,两眼死死的盯着爷爷的坟头,不知道想些什么。 “看,都在那里!” 过了一会,一阵嘈杂的声音传来,我抬头看去,只见好几个村里人提着手电筒赶了过来。 奶奶走上前去,告诉村里人说没什么事了,还说蛋蛋他爹只是得了母猪疯(癔症的俗称),休息一下就好了。 村里人面面相觑,在奶奶轻叹口气说将我爹弄回去的时候一拥而上,扶着我爹向家里赶去。 一路上奶奶都没出声,只是死死的牵着我的手,好像是怕我走丢了似的。 而我的目光却一直没有离开过我爹的脸。 他的脸也太怪了些,上面沾了不少的泥不说,最主要的是,现在他的脸色黑中泛紫,好像涂了层浓墨一样,一直半睁着眼,在村里人的搀扶之下晃晃悠悠的走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当我看向我爹的时候,总感觉他是醒着的一般,像喝醉了酒的人一样,偶尔眼皮还会眨巴几下,完全泛白的眼偶尔露出一丝眼瞳。 我定定的看着他,心里担心得不行,也不知道我爹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能不能治好。 一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心头发酸,又想哭了。 “娃儿,不用担心,你爹会好起来的”,奶奶轻声安慰着我,故意和我换了一边,让我不再看我爹。 但是,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爹他竟然突然脖一挺,猛的睁大了双眼,面皮微微抖动,冲我露出了一个非常怪异的笑容。 那模样,几乎跟之前我看到大壮哥时候一模一样。 我登时吓了一跳,一把揪住了我奶奶的衣袖,吓得想哭都哭不出声来,大声冲奶奶说奶奶,你看我爹他…… 奶奶看都没看我爹一眼,将我藏在她的背后,低声说娃儿乖,没事的,我们马上就到家了。 回到家之后,奶奶让人将我爹放到屋后那间储藏室里,拦着不住哭泣的我娘,根本不让他靠近我爹,还要他去招待一下帮了忙的村里人。 我娘一想这三惊半夜的,还麻烦这么多人来帮忙,于是点了点头,含着泪和五婶一道给来人倒了茶水。 而我则看到奶奶悠悠取下一直挎在肩上的布包,一声不吭的进了放着我爹的那房里。 我知道奶奶肯定是去救治我爹了,于是也蹑手蹑脚的跟了上去。 只是,还没等到我靠近,奶奶便“啪”的一声将门给关了起来,看她样子,好像是不想让人看到一样。 不过,这也难不倒我,这储藏室有个通风的小窗户,连着屋外的山坡,小的时候,我就经常从那里钻进钻出的。 于是我偷偷从偏门绕到了屋后,爬上小山坡,最后找到了那个窗户,屏气凝神的趴在那里看了起来。 储藏室里开着灯,而且现在地里还没收获,储藏室里显得空落落的,我一眼就能看到我爹正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废弃了的竹床上面,脸色依然黑中泛紫,那样子,像是喝农药中毒了的人一样。 而我奶奶则像是没看到一样,一声不吭不慌不忙的将那包裹打开,从里头取出一匝写满了红色字符的黄纸,细细贴在了储藏室的门、窗等地方,连我正偷窥的窗口也不例外。 之后奶奶又从包里头拿出一个木盒子,打开来一看,竟然全是大米。 奶奶将这装了大米的盒子打开之后,看也没看,便一谷脑的全都洒在了我爹周围的地面上。 等这一切都弄好之后,奶奶这才从包里拿出一柄铁剑。 这木剑我从没见过,只见上面缠满了红线,剑柄那里还吊着两枚铜钱,稍稍一摇就叮叮铛铛直响,有趣得很。 做完这所有的一切之后,奶奶这才走到我爹的旁边,手指轻轻一弹,从我爹额头取下了那枚一直贴着的铜钱。 只是,就算奶奶取下了这枚铜钱,我爹依然半点动静都没有,一动不动的。 奶奶也不急,脸色冰冷的看了我爹一眼,围着我爹躺着的那张竹床转了起来,一面转,口中一面嘀嘀咕咕的念叨着什么,同时还将手中那柄木剑摇得叮铛直响。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随着奶奶这一番举动,我竟然觉得我爹的脸色越发的黑了起来。 但是,奶奶却好像没看见一样,一连转了三圈之后,这才把那木剑拿在手里,直指着我爹说:“你个砍脑壳的,我陈家不欠你什么,你居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骚扰建国,今天老婆子就还真得给你点颜色看看了。” 我听奶奶说得严厉,一颗心也随着悬了起来,心想着她这是对谁说话呢,她木剑指着的,不正是我爹么? 只听到奶奶话音才落不久,我爹竟然直直的坐了起来,开始的时候还算好,一动不动的,像梦游一般。 但是,也就在这个时候,我爹突然闭着两眼咯咯笑了起来,他的声音非常的尖锐,像猫叫,又有点像是婴儿的哭声一般,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我顿时头皮一麻,惊骇得不行,心想着我爹怎么声音变成了这样呢? 我不自觉的捂起了耳朵,心里又是害怕又是好奇,看见我爹悠悠睁开了眼睛。 一看他这眼睛,我立马又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差点没惊叫出来。 他的眼睛也太怪了些,满眼的漆黑,像灌了墨一样,从里面根本感觉不到半点情感。 凉意,嗖嗖的从我背上窜了起来。 此时的我怕得要命,眼看着奶奶厉喝一声,一把将那木剑生生抵在了我爹额头,冷冷的说:“是你自己出来还是我请你出来?” 我爹依然咯咯怪叫,全身乱颤,悠悠的转过了头去,直直的盯着我奶奶,突然一张嘴,“哇”的一声从嘴里喷出了大口好似墨水一样的黑色液体,那气味要多难闻有多难闻,我趴在窗口只是稍稍闻了一下就感觉脑袋一懵,差点没晕过去。 虽然奶奶一把躲开了,但是很难想象在屋里的奶奶会是个什么样的感受。 而且,在我爹这一口黑水吐了出去之后,奶奶脸色变得更加难看,将那木剑一个翻转,猛的拍在了我爹的额头,只听到我爹闷哼一声,全身一阵颤抖,一股混杂着刚才那种黑水的白沫从嘴里冒了出来,那漆黑如墨的两眼也开始泛白,像是又发起了母猪疯一样。 在我爹全身颤抖的时候,奶奶也没闲着,我甚至从来没看到她这么灵活过。 只见她手中木剑连点,剑身两枚铜板叮铛直响,迅速的戳在了我爹的额头、胸口和颈间,像电视里面的大侠一样。 在奶奶这三剑点出之后,我爹也终于停了下来,噗通一声栽倒在地。 而怪就怪在,就在这个时候,仓库里头竟然突然刮起了一阵怪风,呜呜的直叫唤,刮得奶奶原先贴好的黄符纸哗哗直响。 好在的是,我面前的黄符纸还没有动,也就是说,那风应该还没刮到我这里。 虽然怕得不行,但我同时还是稍稍心安了一些,不由得长长的松了口气。 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就在我这一口气吐出的瞬间,那张黄符纸竟然悠悠的掉了下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