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曜于琴的都市怪谈

更新时间:2021-01-09 08:44:19

曜于琴的都市怪谈 连载中

曜于琴的都市怪谈

来源:落初 作者:陆子一 分类:灵异 主角:于思奇老大爷 人气:

新书《曜于琴的都市怪谈》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陆子一,主角于思奇老大爷,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不经意间翻开的书页让故事进行了下去,噩梦在继续。直到...醒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宫辰大力推荐的披萨并没有让于思奇感觉到什么特别的口感和味道,恰恰相反——作为第一次品尝到的新鲜食品,就好像如同寻常的食物一样,算不上什么特别优秀,但是也能入口。

不过作为25元一份的快餐而言,于思奇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去那家蛋糕店里消费。

收拾了一下桌上的披萨残渣,将垃圾扔进早已晾干的垃圾桶中。于思奇悠闲地靠在椅子上看着手机正在充电,最近的疲惫感一直牵扯着他的全身,明明额外补了小觉却感觉不到自己的困意有任何衰减的迹象。

这种疲惫的感觉让他实在是懒得过去打开电脑了,反正最近也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单机游戏,还是早点洗漱下上床睡觉得了。

然而当他真正躺在清爽又舒服的凉席上时,脑中的困意却一扫而空了,只留下一大段空置的余白,仿佛他的脑子在不经意之间把里面的东西通通丢掉了。

看着漆黑的天花板,感受着楼上偶尔伴随着住客走动掉下的灰尘,于思奇想到了宫辰给他的那个袋子。

墨水瓶和“树根”显然都没有特殊的地方,不过那一扎捆得特别紧的东西似乎还是有值得一探的必要。

想到此处,脑中的思绪开始清晰起来了。好像弄清那是些什么比他自己的睡眠更加重要一样,真是讽刺。

快速的从床上坐起身不是件难事,从黑暗中摸索着台灯的开关也不是件特别需要注意的地方,唯一的意外就是他太急切了,以至于小腿突然抽搐起来。

一股钻心剔骨的阵痛让他紧抱着小腿内侧,根本不敢动弹。

当阵痛消退时,于思奇小心拍打着自己的小腿,感慨自己或许是太过缺乏运动了。以至于这样的突然的坐起都会出现这样的意外,有机会真该去绿山小区那边跑几圈,就像房东一样。

不过房东有妹子陪,自己却只能孤单一个人,想想还真是有些嫉妒呢。

算了,这不是眼下该关心的事情。

从桌子上抓起纸袋,将里面的东西全都倒了出来。

于思奇重新仔仔细细地端详了这几样物品,在灯光照耀下干涸的墨水瓶散发着诡异的光芒,让人感觉这里面或许暗藏着什么毒药。

想多了。

那两根不知道是什么种类的植物躯干有点像别人强掰下来的树枝,也有可能是千年古龄的人参。

而那堆被牛筋捆起来的报纸,被一一平铺在本身就不大的桌子上。

于思奇没有额外地去关注报纸,因为里面掉出了一个黑色的东西。弯腰从桌子底下拣起一本黑色的日记本,于思奇注意到这个日记本可能有些年头了。因为上面的皮层都已经几乎全部斑驳脱落,露出了里面的硬质部件。

翻开日记本的第一页,上面用深色的墨水写着一行大字:“比无知更可悲的是无畏。”

看到这句话时,于思奇有点不太赞同,但还是翻到了第二页开始阅读起来。

3月11日,晴,从大学里出来的第六天,我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好过。小谣一直在身边陪着我,有她在我想一切都不是什么问题。

3月13日,阴,我们今天来到了新松市,这是个很有趣的地方,有很多有趣的事情等着我们去了解。

3月19日,雾,小谣的胃口开始变差了,虽然我建议陪她一起去医院,但是被拒绝了。我想或许是我多心了,不过她安慰我说不是我的厨艺退步了,仅仅只是她的口味变刁了。

真是个爱哄人的家伙。

4月7日,小雨,救护车已经把小谣接走了,我当初不该忽略这件事的,为什么会这样,但愿她能够好起来,我该收拾东西去医院了。

9月1日,晴,在去接小谣出院的时候遇到了一点点小小的意外,开车路过的时候发现大路上出现了车祸,死亡或许不是什么值得去陈述的事情,但是保留一丝敬畏,还是很有必要的。

10月22日,大雨,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糟糕的天气并没有阻止我俩的爱情,是时候出发去民政局了。

其实我个人是建议挑个晴天更方便一些,但是小谣坚持不拖延的决心让我的立场有些动摇了,真是拿她没办法。

11月4日,多云,小谣的病又复发了,我在重症看护室前来回走动,用尽我所有的心灵力量为她祈祷。

12月22日,今天的雾霾很严重,但是我依然坚持开车出门,因为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必须去做。

3月3日,晴,来年的春天让我想起了一些事情,离小谣的去世已经块三个多月了,我已经逐渐适应失去她的生活了。

但是今天命运给我开了一个玩笑,我在街上好像看到了小谣。她似乎并不认识我,当然,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因为她已经死了,死于那场突发性的肠胃炎。

3月29日,多云,最近我一直感觉到家附近有人影在来回走动,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我觉得那可能是小谣。

4月5日,暴雨,我不知道该如何写下这段话了。因为我刚刚接受了一个残酷而又讽刺的事实,那个长得极其和小谣相似的女人找到了我,说自己其实是小谣。

我当然是不相信的,这或许只是我个人的偏执,但是我却没有办法阻止对她的爱。

在她入睡之后,我摸着她的秀发,嗅着她身上熟悉的味道。我的记忆和眼中的女子重叠起来,但是我的理智却警告我这件事不简单。

因为这不可能,小谣的尸体是我亲手送去火葬场火化的,也是我亲手将她的骨灰埋在南山公墓的第三十九排第二个位置,就在那个该死的雾霾天里。

5月18日,台风来了,我和自称小谣的家伙已经同居1个多月了,目前为止我没有发现她身上的任何破绽。不论是我的喜好还是口味,甚至是我私人的东西,她都能够在不询问我的前提下找到方向,仿佛这个家是她曾经呆的地方一样。

难道她真的是小谣,但是为什么死人会复活?这不可能,这很不寻常,看来我有必要去调查一下。

6月6日,天气好转起来,小谣和我去了那个地方。我们共同参观了她的坟墓,她对我挑选的墓碑赞不绝口。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看待这件事情,但是我想理智可能在我们之间消失了。

一到家我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是时候下定决心了,老伙计。

7月4日,风很大,我在远离新松的一个地方看了一些很有趣的东西,里面的内容虽然对我的调查没有任何帮助,但是我依然对于这样的东西很感兴趣。因为那是让我如同踏入迷雾时,不经意间发现的一道光啊!

8月1日,小谣似乎发现了我在调查她的事情,她有些不太开心了。我决定稍微安抚一下她,趁着今天天气不错,我提议带她出去散步,但是她拒绝了,而且当着我的面把房门反锁了。

我被反锁在自己家里还真是件极其搞笑的事情,但是我却对此毫不介意,毕竟她是我一生唯一的挚爱,我不希望自己的行为对她造成过多的伤害。

所以我决定暂时放下一切,当个好丈夫。

9月19日,阴,今天我做了个非常不妥当的决定,重启对小谣的调查是件让我很难抉择的事情。不过眼下她已经失踪十天了,而我又没办法向派出所报案。你不可能大摇大摆地走进派出所对民警同志说出这一切,特别是关于死去的妻子如何回来这件事情,我想我如果过于纠缠这些事情的话,可能会被别人建议去青山精神病院疗养一段时间,而这显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12月2日,调查进行的不是很顺利,因为小谣又回来了,我必须在她面前装出一副乖宝宝的样子。因为我发现她比以前更爱发脾气了,这不是件值得鼓励的事情,但是我依然爱着她,直到永远。

12月21日,天气如何已经不是我该关心的地方了,我的调查虽然毫无进展,但是我注意到了小谣又离开了,而且她离开的时候还特意告诉我她要独自旅行去她姑妈家。

当然,我自然是举双手赞同的,不过独自旅行去姑妈家是我怎么都想不到的事情。我觉得她可能是觉得撒谎对彼此都有好处吧,因为早在我和她约会的时候,她就告诉我她是在孤儿院长大的,这样的孩子怎么可能会有姑妈,真是个蹩脚的玩笑话。

不过算了,我对于她这一年的数次离开已经习惯了,毕竟她总会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候回到你的身边。

所以,与其品尝真相的苦果,不如沉浸在荒诞的幻境中,或许会更幸福一些。

日记本的后面内容被粗暴地撕下了,从日记本的主人看来,他要么是个精神不太正常的家伙,要么就是个很会讲故事的小说家。很显然于思奇非常想了解这里面的后续内容,所以一直翻看着日记本,却发现里面没有别的内容了。

就在他一无所获的时候,一张非常细小的纸片从日记本的夹层中掉落在他的掌心里。

上面写着“周五晚八点,卡西纳餐厅六号桌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