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鬼夜昧谈

更新时间:2021-01-10 16:52:52

鬼夜昧谈 已完结

鬼夜昧谈

来源:落初 作者:诗酒会春风 分类:灵异 主角:刘泽荣赵博 人气:

主角叫刘泽荣赵博的小说是《鬼夜昧谈》,它的作者是诗酒会春风最新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男寝4楼的铁栅门紧锁着.据说,晚上12点之后,404房间里会传来女孩儿的哭泣声……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即便是那女鬼走了,我依然一晚上都没有睡着。因为恐惧,也因为宿舍里刺鼻的血腥味儿让我睡不着。我闭着眼睛,努力想让自己睡着,因为我发现如果像赵博和吴磊他们这样一无所知的一觉睡到天大亮也挺好。

可惜,女鬼临走前那句“明天见”总是在我脑海中徘徊。这句话,是对我说的?还是她自言自语呢?

女鬼血淋林的背影,也总是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等到天蒙蒙亮的时候,神经几近短路的我,才惊讶的发现,室内的血泊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

祁云鹏起床的时候,看到我,愣了愣,问,“病了?”

“啊?没啊。”

“脸色怎么这么憔悴?”

“呃……”显然,是因为吓得了。

祁云鹏也没在意,直接进了卫生间。我看到他拉开卫生间的门,之后听到他“咦”了一声,说,“刘泽荣?你搞屁呢?喂,醒醒!”说着,还伸脚踢了一下。

我看到祁云鹏面前,刘泽荣穿着个三角裤衩,躺在卫生间里,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死了。

“喂!”祁云鹏又踢了刘泽荣一脚。

刘泽荣动了一下,揉着脑袋睁开眼,愣了好大一会儿。

“梦游啊你?”祁云鹏忍不住笑问。

刘泽荣显然有些懵,从地上站起来,打了个喷嚏,揉着脑门儿走出来,嘴里嘀咕着,“我什么时候有梦游的毛病了?”说着爬上床,倒头就睡,显然困得要命。

我也困得要命,但我知道现在绝对不是睡觉的时候。爬起来洗漱,之后去吃早饭,再之后就去请了假。

我需要时间在校外找一间房子,这破宿舍楼,绝对不能再住下去了。什么“人不犯鬼,鬼不犯人”?我怎么看怎么都像是瞎扯淡!

附近转了一上午,电话打了几十个,我才惊讶的发现,房子并不好找。开学伊始,学校附近已经没有空房了。

唯一一个有希望的,房东竟然说不在家,要我明天看房。

明天就明天。

我在附近的一家宾馆开了个房间。

两个晚上没有好好睡一觉了,我相信我现在看起来肯定像个纵欲过度的夯货。进了房间,一倒头就睡了个昏天暗地。

睡到半夜的时候,我一骨碌坐了起来。

看着眼前的黑暗,愣了好大一会儿,才呼出一口气,擦了一下满脸的汗。

我做了个噩梦,梦到了那个背对着我的血淋林的女鬼。

轻轻叹一口气,我重新躺下,正准备继续睡觉,却忽然听到门口传来敲门声。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竖着耳朵愣了愣。

“砰、砰、砰。”

很轻,很缓慢的敲门声。

我提一口气,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看时间。

凌晨12点半。

谁会在这个时候敲门?

别跟我说是什么特殊服务。

敲门声还在继续。

我犹豫了一下,壮着胆子问,“谁啊?”

没有人回答我。

我愈发的紧张起来。我第一时间想到了那女鬼,但又在第一时间否定了。我好像并没有得罪她,她不至于追到这儿来吧?

打开灯,看着空荡荡的房间,听着房门口缓慢的敲门声,我的额头开始冒着冷汗。哆嗦着呼一口气,我继续问,“谁啊?!”

依然没有人回答我,依然持续的缓慢的敲门声。

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提起了十二分的胆气,靠近门口,之后十分确定是有人在敲门。

敲门声开始变的急促起来。

我开始后悔怎么忘了把那把桃木剑带上了呢?!

门把手忽然动了一下。

我的心也颤了一下,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

接着,门竟然被推开了。

我的心脏骤然停止了跳动。

我看到了刘泽荣。

刘泽荣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站在门口看着我。

“你……你……”我哆嗦着,竟然说不出话。刘泽荣“妩媚”的神态,怎么看都像是鬼上身了。

刘泽荣走进来,反手带上了门,之后竟然走进了卫生间里,打开了卫生间的灯。

我目瞪口呆的愣了好大一会儿,心中惧怕,却又忍不住好奇,小心的朝着卫生间门口挪动。

卫生间里,刘泽荣面对着镜子,背对着我,一手拿着梳子,正在不停的梳头。如同前天晚上看到的光景一样,头发被梳子梳下来,一缕缕长发飘落。

镜子里的刘泽荣,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漆黑的眼眸,竟然朝我看来。我哆嗦了一下,精神近乎崩溃,没命的朝着进户门冲去。之后抓住门把手,想要夺门而逃,却惊讶的发现,门把手竟然转不动,门也打不开。

“明天能否回答,

我是不是你心中的他。

天南海北的相逢,

洛城烟雨恋飞花……”

还是昨天夜里的那首歌,听起来还是那样凄美。

不同的是,这歌声,仿佛就在我耳边响起,仿佛有人在对着我的耳朵轻声吟唱。这已经是连续第三个晚上撞鬼了!

我不明白,我没招惹她,她为什么要吓我?

虽说“人不犯鬼,鬼不犯人”这道理可能是瞎扯,但是……

我心底恐惧到了极点,也愤怒到了极点。我真想问问这女鬼,你他娘的是犯贱吗?!老子招你惹你了?我更想冲过去抓住被她上身的刘泽荣狠狠的暴揍一顿!

但我终究还是不敢。

刘泽荣不停的在梳头,我坐在床上,紧张的盯着卫生间门口。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卫生间里忽然起了一阵诡异的风。风不停的把卫生间里的长发吹出来,逐渐铺满了整个地板。

白天补了觉,身体的疲惫程度倒还好,但是就这么一直僵持着,似乎也不是个事儿。

我决定跟女鬼谈一谈。

我壮着胆子说,“那个……你……你好。”

她没有搭理我。

“我……我没有得罪你吧?”

她依然没有搭理我。

又试了好几次,我终于放弃了跟女鬼的交流。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又开始犯困,但我不敢睡,生怕睡着了之后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来。我天马行空的思绪竟然让我想到我睡着了之后可能会被女鬼上身,然后脱光了衣服在大街上裸奔……

好在,事情并没有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如同前两晚一样,天快亮的时候,一切又恢复如初,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唯一不同的是,刘泽荣从卫生间里出来,看了我一眼,说,“明天见。”之后打开进户门离开了。

我整个人虚脱一般躺倒在床上。

看着屋顶,意识到可能就算我搬出去,女鬼还是会去找我。

说真的,我实在是想不明白,我到底哪里得罪了这个女鬼了?

又休息了一会儿,我回到学校,食堂里看到了眼圈儿发黑,不停的打着哈欠的刘泽荣。刘泽荣整个人看起来异常的憔悴,吃着饭的时候竟然都能趴在餐桌上睡着了。

军训之前,我跟昨天联系的那个房东打了电话,取消了看房的约定。既然在哪里都会被女鬼缠上,我又何必再花钱租房呢?

中午吃过饭,去了一趟校外,来到了卖桃木剑的地方,精挑细选了一个护身符戴在身上。女摊主瞄了瞄我,又拿起一条手链,说,“菩提子手链,要不要来一串?辟邪最好用。”

“也好。”

女摊主嘿嘿一笑,凑过来低声问我,“撞鬼了?”

我愣了一下,迎上女摊主漆黑的眼眸,说,“我说是,你信吗?”

“信。”女摊主嘿嘿一笑。“你们学校里真的很诡异哦,以前我还不大相信。前些时候我跟我男朋友去你们学校里玩,晚上12点多的时候,莘学湖边的那个公用电话亭里的电话,真的响了。”

“嗯?”

“鬼来电,你不知道?新城十大灵异事件,你们学校里占两件。一个是夜半鬼泣,一个是鬼来电。”

“呃……”最近满脑子都是晚上撞鬼的事情,还真没打听别的。另外,“晚上12点?你和你男友去我们学校里干嘛了?”

“啊……哈哈,今天天儿挺热啊。”

嘁!

我懂。

把手链套在手上,付了钱,回到宿舍里,我看到刘泽荣躺在床上鼾声如雷。

赵博拿着手机,对着麦说话,“婷婷,忙什么呢?怎么不回信息呢?”说话的时候,一脸的春光灿烂。

我打了个哈欠,坐在床上,正准备睡觉,忽然听到刘泽荣“啊”的一声惊叫。我哆嗦了一下,看到刘泽荣呼的从床上坐起来,瞪着眼睛,呼呼的喘气。

“有病啊你?”赵博抱怨道。

吴磊道,“做噩梦了?”

刘泽荣愣了好大一会儿,整个人泄气一般重新躺下。

我注意到刘泽荣苍白而憔悴的脸上满是大汗,又看了看手腕上的菩提子手链,琢磨着要不要让刘泽荣也去买个辟邪的东西。

细想一下,还是算了。

已经不知道怎么得罪了那女鬼,我要是再教刘泽荣辟邪,说不准下一回半夜起来梳头的就是我了。

再看一眼专心看书的祁云鹏和专心聊微信泡妞的赵博,我忽然有些羡慕这些家伙。如果那天晚上我没有醒过来,我想我也会像他们一样活得痛快吧。

知道的太多,果然不是好事儿。

到了晚上,所有人都谁的跟死猪一样的时候,我依然精神饱满。

该来的还是来了。

刘泽荣如同僵尸一般坐了起来,转脸看向我。

我哆嗦了一下,一手抓着护身符,一手抓着桃木剑,缩在被窝里不敢动弹。

刘泽荣下了床,我以为他又要上厕所唱歌的时候,却见他竟然来到了我的面前。

我注意到,他的手里,拿着一把梳子。

我惊坐起来,把桃木剑杵在自己胸前,想要张嘴说话,却哆嗦着嘴唇,发不出声音。

刘泽荣嘴角浮起一丝诡异的笑容,之后——开始梳头。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