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黑域

更新时间:2021-03-04 17:54:42

黑域 已完结

黑域

来源:落初 作者:闻绎 分类:灵异 主角:童振远谢谢 人气:

火爆新书《黑域》是闻绎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童振远谢谢,书中主要讲述了:巨大的黄金走私案,引起国际国内的警方与境内境外的黑社会展开一场波云诡谲的搏杀。童振远衔命南下破黄金案,国际刑警派员配合,不料内部“鼹鼠“重重,令案情顿生波折。黑社会大首领林希湘外柔内刚,却有着令人嗟叹的凄惨人生,怎是心中如缕如刺的一个“情”字可了。沙传泰本是刚烈刑警,却被黑社会强按头,垂泪毒死亲妹妹。杨怀轩身负特殊使命,潜藏于林希湘手下卧底,使黄金案破局。而那批黄金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半个小时后,童振远哼着莫明其妙的歌,在浴室里刮脸。他的面容趋于粗犷,棕色的皮肤,看上去威严而又凶猛。头发剪得很短,鬃边已有了不少白发,对此他只能一笑置之。他知道佩云不在乎这个。他的嘴角有两条长长的咬肌纹,就像两把钩子,钩住他厚重的嘴。这是佩云最喜欢用手指拨弄的地方。“就像江湖上的侠客,”她这样说。他身高一米七八,不算高,却极其强健,身上的肌肉成条成块地鼓着。他的腹部已不象年轻时那么平坦了,稍有点突出。他问佩云的看法,她大笑着说:“我要你壮壮的,就象西班牙的野牛一样。”

这个时候,佩云正在厨房里,叮叮当当地给他做早餐。他穿好出门的衣服,把旅行箱放在客厅门口时,佩云已把早点端到桌上了,一大杯牛Nai,煎鸡蛋,还有烤面包片。佩云一来就改变了他的饮食习惯,她说:“这是绅士们的草料,西班牙的野牛们都吃这个。”

他用了几天时间才适应她做的早餐。后来他感觉,这样的早餐很绅士。

早餐快结束时,门铃响了。童振远向妻子挥挥手,她起身进了厨房。他喝掉最后一口牛Nai,起身去开门。两个面色严峻的年轻人站在门外。

“童处长吗?”个子比较高的信使问。

“我就是。部里来的?”

“是的。”

“请进吧。”童振远让开房门。

高个信使的手腕上铐着一个公文箱。他灵巧地打开箱盖,先把两个登记簿放在童振远的面前。这使童振远产生了片刻的疑惑,随后他看见信使从箱子里拿出一大一小两个密封的牛皮纸信封,便没有再多问。他依次签了名。信使仔细看了他的签名,把两个牛皮纸信封交给他,信口都用胶带封着。

高个信使笑了一下说:“再见,童处长。”便转身离开了。

童振远关好门,先撕开小的信封。他吃了一惊,这竟是他的调令。他看了一眼内容,忍不住哼了一声。

佩云从厨房里走出来,目光越过他的肩膀看着调令,“我的天,”她叫道,“省厅的处长?你这不是被降了吗?”

他小声说:“不要介意这些。老头一定是有目的的。”

事实上,他的行政级别为副局级。不过,省公安厅的处长?还是有点那个。

一一

应该说,“部长”老头在给童振远打电话的时候,听到的确实是枪声。开枪的是当地刑警队的副队长沙传泰。在此之前,他正坐在一间通宵营业的小咖啡馆里,喝着一杯没有什么味道的咖啡。

小咖啡馆里很安静,十几张折叠桌上铺着雪白的台布。大部分桌上都没有人。有一对情侣坐在角落里,脸挨着脸,密谋似的低语着。另外一伙人大概是谈生意的。他们都好像得了一种病,微笑着不断地摇头。看来他们的生意很难谈成。

一个衣装笔挺的年青人倚在柜台上,一边喝着可乐,一边听着女招待千娇百媚地抱怨白天是多么无聊多么孤独,“想去哪儿吧,又没人陪着,干什么都没劲。”

沙传泰的面前放着女招待刚刚送来的咖啡。他浑身汗津津的,腋下的**使他浑身难受,枪带早被汗水湿透了,像绳子一样捆在肩上。他低头看看表,已是凌晨三点半了,想到他还要在这里坐等半个小时,便使他怒火中烧。

那个让他坐在这里的电话他是在下午六点钟接到的。

同事们都下班回家了。电话铃响的时候,他刚刚审完一个抢劫犯,正在写审讯小结。此时暮色刚临,昏暗正悄悄地笼罩在他的周围。他倏地抬起头,盯着面前的电话机,他预感到某种不祥。他等待着,但电话响了很久之后仍然没有停止的意思,他伸手抓起电话。

“这个电话你非接不可,”电话里传来阴沉的笑声,“我看见别人都走了,却没有看见你出来。我知道你就在里面。”

他静静地听着,他听出那是谁。这个声音已经让他痛恨了整整两年,却从未见到他的影子。这种情况让他既愤怒又无奈。他问:“什么事,快说!”

“帮个忙,怎么样?”电话里的人说。

“你***还有完没完!”但他心里明白,他这句话等于没说。

“别发火呀,伙计,要多为你的妹妹着想嘛。”那人在电话无声地笑着。

“放你娘的屁!”他吼道,“你少提我的妹妹!我早晚割了你的机巴!”

电话里的人咯咯地笑起来,“千万别割,那玩艺儿我还要用呢。这世上的漂亮妞不少,什么小毛呀,江莲莲呀,还有一个就是你的妹妹!”他最后一句话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沙传泰知道小毛和江莲莲是怎么回事,他咬着牙才没有骂出声来。他知道他眼下拿这个人毫无办法。

现在,沙传泰喝了一口没放糖的咖啡,用手绢擦去头上的汗。他看见女招待和那个年青人面对面站着,都把胳膊支在柜台上,年轻人的一只手停在女招待的胸脯下面,几个细长的手指乖巧地触摸着她饱满的胸脯。女招待傻笑着,手里玩着一条手绢,藉以遮挡别人的视线。这种滑稽的场面,使他恶劣的心情多少好受一点。

刑警小杨走进来,在他对面坐下,挥挥手说:“沙队长,我又转了一圈,都挺正常。”他端起沙传泰喝剩的咖啡一饮而尽,问他:“再来一杯?”

他摇摇头,“算了。”说不上为什么,他不想搅了柜台边那两个家伙的好事。随后他站起来说:“走吧,咱们再转一圈就下班。”

小杨来刑警队还不到半年,是个新手。是他特意挑出来和他一起值今晚的夜勤。他知道今晚他必须万分小心才行。

外面比咖啡店里凉爽许多。

这个城市的其它部分早已沉入梦中,而这里仍然热闹喧哗。两边的店铺大部分都在营业,而且生意兴隆。舞厅里更是乐声震耳,人满为患。街上人来人往,其中不乏黄头发高鼻子脖子上挂着照相机的外国人。很难想象他们在凌晨四点钟跑到这种地方来,是出于什么目的。

这一带曾被许多高尚的人称作资本主义的“小染缸”。

这个城市在形成之初它就存在了。几条狭窄的小街和密如蛛网的巷道交错其间,街巷里挤满低矮的席棚和华丽的小楼房,彼此和谐地共存着,互不相扰。而居住在这些房子里的人,则从事着走私、盗窃、卖Chun等等诸如此类的职业。

这里就象个深不见底的泥潭,杀了人,尸体和凶手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个泥潭的南边是海,北边则以货栈街为界。此时,沙传泰和小杨正走在货栈街上。

这条街西通港口。早年,这条街的两侧都是堆满货物的仓库,故有货栈街之称。街的中段又向北分出三条大街。一条是商贸街,直通市中心的解放广场,两边都是大小商场和店铺,是名符其时的商业街;第二条则是市政路,集中着省市的党政机关,其中就包括省公安厅和市公安局;第三条则是工业干道,它更靠近郊区,本市的大部分企业都座落在那一带。从地图上看,货栈街就象是这三条大街的下水道。而在实际上,它也确实象下水道一样,积聚和排泄着那三条高尚的大街所排泄出来的一切社会污淖。

沙传泰由西向东慢慢地走着,经过商贸街的街口向市政路那边走去。

商店里和人行道上灯火通明。风味小吃的摊子从街这头一直摆到街那头,摊主们大声地吆喝着。他看见两个姑娘站在路边的灯影下,她们都穿着大红的领口开得很低的连衣裙,描了细眉和黑黑的眼圈。他知道这是两个小野鸡,她们看上去顶多十八岁,但他猜她们至少有三四年的“工龄”了。

他经过她们面前时瞪了她们一眼,低声喝斥:“还不回家睡觉去!”那两个姑娘翻翻眼睛,转身溜走了。她们都有识别警察的本能。

快到市政路路口时,四五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年轻人涌出一间乐声震耳的舞厅,大声喧哗着向前走去。沙传泰盯了他们一眼,抬眼向远处看,只见从市政路里走出两个穿浅色夹克的人,其中年长的人手里提着一个小皮箱。沙传泰看着他们向这边走过来。

那个混蛋在电话里一再说:“一切都会很准时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沙传泰看看表,至少到目前为止,一切都是准时的。

穿黑西装的年轻人还在向前走。一些在路边排档里吃完小吃的人先后扔下筷子也走到马路上。他们似乎得到了某种信号。现在,路上的行人多了起来。那两个穿灰色夹克的人正试图穿过这小小的人群。

沙传泰并没有看清那里发生了什么事。在那个小小的人群中突然爆发出激烈的争吵。

穿夹克的人高声咒骂一个穿黑西装的人:“丢你老***,敢偷老子的东西!”被骂的人大声否认。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