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远古天锁

更新时间:2022-06-21 23:30:01

远古天锁 已完结

远古天锁

来源:落初 作者:晋豫东 分类:仙侠 主角:蓝光玄妙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晋豫东的原创小说《远古天锁》,主角蓝光玄妙,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一条天锁,万世繁华,亘古洪荒,终归泯灭。随着天锁千年之约的到来,世间似要再一次陷入到混乱之中,可就在此时,天锁却在悄然变化,而我们的故事也在此时开始了……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北斗七星,光亮而又暗淡。夹杂着人世凡尘,末日繁华,他眨眼而立。望天,深邃到不到尽头。低头,地深广无尽。

我爱这一片土地,因为他用自己的博大胸襟包含一切。可是我又恨这世界,他的狭小让我没有尺寸之地立足。

大殿中,烛火盎然,灯油燃烧的黑色烟雾不时从灯座中慢慢升腾而起,那灯火有些暗淡,灯芯的燃烧阻挡了后续的烈火。他慢慢走到灯座之前,拿起那一把镊子,轻轻的掐去灯芯,火苗在这一刻猛然间腾空而起。

“师兄!你当真要如此?”

大殿中央,三个身披红色袈裟的老者手持法杖而立。透过背影,看不出他们的模样如何,可是从他们身后散发而出的气势却是那么的咄咄逼人,让人望而生畏。

那老者轻轻的放下手中的镊子,缓步而走,步伐铿锵有力,虎虎生辉。这老者俨然是白天训斥少年那严厉之人,只不过此时的他眉宇间却有些忧愁,或许,他也在询问自己答案。

这老者乃是法门寺方丈普度大师,其人佛法高强,更是佛界权威,降妖除魔,不知为这人间做过多少好事。成佛是他一生的梦想,可是人间的留恋却让他一次又一次的放弃了成佛锲机。别人不理解,可是他却笑呵呵的面对所有质疑,佛本是心,心中有佛,即为真佛。

站在普度身边的三人,从左到右分别是渡己、渡劫、渡人三位大师。三人和普度大师乃是同出师门的师兄弟,四人在法门寺苦修多年,终于成为德高望重之大师。在法门寺上一任方丈圆寂之前,普度接任了新一届的法门寺方丈。岁月轮换,转眼间,时光已是百年之久。

渡己此人双眼炯炯有神,一身威严之气,铁面无私,正是因为这个特点,他负责掌管寺中刑法。渡劫掌管寺中典籍,渡人则是负责寺中佛法之事。寺中诸事繁多,要不是有重大事务,三人根本不可能聚集一起。如今普度聚集大众,定是有大事发生。

“一凡平时虽淘气些,但本Xing并不坏,只要稍加引导,定成大器。”

“是啊师兄!一凡在我寺已多年,师兄真的舍得送他走?”

三人言语中尽是不舍之意,朝夕相处的岁月,早已经建立深厚情谊,虽然平时尽是严厉之语,可是在心中,却是无尽的关心,思念,不舍和爱护。

普度深吸一口气,心中五味杂陈,感情,谁之没有?可这天下,情不得已已是常事。纵有万分不舍,可理智总需要战胜心中的贪念。

“天意不可违,当年我们救他回来就早已料到会有今日,如今该是我们放飞鸟儿的时候了。我佛慈悲,菩提树下,劫劫不可。”

山林,高耸如云,一行白色的长颈大鹤展翅高飞。戾声而出,响彻山间。白色的云朵遮掩了远处的苍茫,天地苍苍,无迹可寻。

法门寺,一所普通的禅房内。一少年,埋头苦写。只见他额宇间有些淡淡的汗珠,头发有些杂乱的搭在脸颊上,肥嘟嘟的脸蛋因为温度的原因,红彤彤的,十分可爱。手中的毛笔更是不断的挥洒而过,一张张有些泛黄的纸张上留下一行行文字。文字很工整,有些秀气但其中又不乏霸气。

“一凡!方丈召你去禅房。”一个小沙弥轻轻的踏入禅房内,轻声的叫喊着一丝不苟的少年。

那少年听到沙弥的声音后,微微停顿一下,抬头看去,迟疑片刻后很恭敬的回应道:“哦!我知道了,我这就前去。”

大雄宝殿内,方丈和三位大师脸色很郑重的坐在太师椅上,眼神犀利无比,似乎要宣布什么大事。横眉扫视而过,少年周身一个冷战起。

“一凡!今天叫你前来是有一件事情告诉你,你可要仔细听闻。”

“一凡谨遵方丈大师之语!”

四个人,彼此互看数眼,不知蠕动了多少次嘴唇,终于说出了口。语言,永远是那么具有两面Xing,最神奇,莫过于语言。他,大于天,小于渺小。

“一凡,你从小在我法门寺内,转眼间已是将近十年有余,这十年来,我对你实为严厉。多年来,你一直想入我法门寺,可是我不收你为徒的原因不是你不优秀,而是我法门寺不是你该所呆之地。天下之大,云游世间,你该出去走走了。”

一席话,少年呆住片刻不知所以。走?自己又能去哪里?天下之大,宇宙洪荒,离开法门寺,却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

“方丈,我、我一定会把《金刚经》背下来的,以后再也不淘气了,我好好听话,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少年面露怜悯之色,带着一袭哭腔,不停的哀求着。

可这世间,太多无奈,太多无情。

“一凡!不是我们不愿意留你,可这法门寺虽为天下第一大寺,可你不属于这里。外面的世界很大,很精彩,你需要出去,需要磨练自己的意志,需要找寻你自己的路。记住,法门寺永远是你的家,你的港湾。”

气氛,安静所有。沉闷的气息似要压垮空气,摧毁感觉。

眼泪,不听话的从眼眸中滑落。哭泣,不是伤心而是心碎。离开,终究还是要离开。这一天,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走出这里,就再也不属于这里,曾经所拥有的一切,都再也不是事实而是一种回忆,一种对生命的追忆。

“一凡!这一把铁剑你好生照顾,这是我法门寺能给你最后的礼物,你好自为之。”一把黑色丑陋的钢剑被普度从一旁的四角方桌上拿了下来。

这剑只有区区两尺之长,黯淡无光,好像一个丑陋而无人在意的破铜烂铁。剑柄处竟然还有一个凹陷,剑身更是不能直视而看,钝角,弯曲,散发着一股股令人窒息的铁锈味道,暗黑色的剑身,几乎磨平的剑尖,一切就好比此时的陆一凡,无人问津,天塌地陷。

“一凡!这是一封书信,你拿着它去云宫,自然有人收留。云宫乃是当今第一正道,你可要在云宫好生修炼,不要辜负我等期许。”

下面发生了什么,陆一凡根本就不知道。他的身体在此刻早已经麻木,云宫是什么?铁剑是什么?他们为什么要自己离开法门寺?这一切,答案到底在哪里?陆一凡不知道,也追寻不到。或许,本身根本就没有答案。

走出这法门寺大门,物是人非。门扉再也不为自己打开,那九九八十一阶台阶是陆一凡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岁月,他是怎么走下这台阶的,他不知道。脑海中,一片空白。

大雄宝殿内,普度驻足许久。遥望远处的天际,苍茫于一体。世间,到底是什么?佛到底是什么?悟佛,却不知佛是什么。此时的普度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可笑,有些可悲。一生为佛,最后却为佛所累。

“师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身后的渡人轻轻的问道。

普度双手合十,静静地额闭着双眸,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佛本是道,道本是佛。佛佛道道,道道佛佛。纵观这世道轮换,人间沧桑,似冥冥注定,更似一生博弈。你我二人,只不过是这芸芸众生之一子,纵有力挽狂澜之力,却无改观世界之威。握的太紧,终归会失去。”

渡人不知道普度再说些什么,可是从他的眼眸中,渡人似乎明白了有些不知名的深邃。

云宫,在远处,他带给陆一凡的是什么?没有人知道答案,或许陆一凡一辈子就再也没有办法逃脱云宫和法门寺这两座神秘之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