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太上遥

更新时间:2020-11-09 17:54:19

太上遥 已完结

太上遥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帝衣戏旦 分类:玄幻 主角:陈丹青小姑娘 人气:

《太上遥》是帝衣戏旦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太上遥》精彩章节节选:太上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钟,正是我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操办后事由他自个去了,陈丹青转身往宅子外面走去,心里琢磨着该如何下手,混迹在饶城里那些地痞脚夫,花几文铜钱就能打发去,只是屋子里那位要找的人,恐怕非富即贵,非是他们能接触到了,如此看来,眼下只有一处地方去了。

明月楼。

刚巧还能打份饭食回去,可别说,明月楼号称饶城里天字一号的勾栏,无论是姑娘还是酒食,都当得起这个名头,往日里老酒鬼还在的时候,陈丹青也曾在明月楼里蹭吃过几次,三文钱一碗的面片儿,搁里头便涨了无数倍,但无论卖相还是口感,都让人心服口服,更别逞那些什么「鹿肚酿江瑶」、「鸳鸯煎牛筋」、「菊花兔丝」,只听名字便让人垂涎三尺,陈丹青寻思着以那姑娘的出身,怕是吃惯了后者,就像城里那些官人老爷们,个个大腹便便,日饮膳食也多是在这里。

明月楼大而奢华,主楼位于街道最繁华的地方,过往的行人川流不息,楼顶那块巨大的招牌十足惹眼,上书「明月楼」三个滚金大字,字迹潦草狂放,落款一个商字,傲骨嶙峋,据说行书之人便是那尊闻名天下的儒家圣人,名为商春秋,历任三朝阁老,便是如今圣上这般眼高于顶的性子,对他也是敬重有加,用杜老头的话来说就是,春秋八百载文运,此一人独占八斗,余下二斗共与天下读书人分,如此高的评价,从他口里听到很是难得,最少陈丹青没见过他如此夸过别人,都说文人相轻,这事儿抛杜老头身上再平常不过,往日里被他醉酒痛骂过的朝官不算少数,当然,在饶城这样的小地方,你就算把皇帝家都骂个遍,也不见得会怎样。

陈丹青从他口中得知商春秋这个名字后,便一直记在心里,大抵是觉得这个连杜老头都敬佩的人,在他看来,已经算是顶了天的大人物了,只是不明白,这样的人物,又怎么会和饶城里一座小小酒楼扯上关系了?还亲赐下墨宝?要知道乾京里有多少豪门贵胄想求其一字而不得,就算是皇帝出面也不见得好使,可偏偏这座酒楼,不仅让他提了字,还大摇大摆的挂在外面,这让京都里那些贵胄知道了,还不给气得吐出血来?

当然,在饶城这样的小地方,管你什么商春秋还是宋春秋,说出来也无人知晓,不提也罢。

陈丹青摇了摇头,抛弃脑中那些古怪想法,目光刚要从那招牌上收回,却忽然身子一顿,停在了原地。

他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看错了。

那字在动?

可再看去时,画面如初,哪里有什么变化。

陈丹青心道难道是自己看花了眼?

刚要迈步。

眼光余角瞥过那块招牌,陡然发现那一个商字果然动了动。

仿佛蝌蚪般,每一道比划都拆分下来,缓缓游走。

陈丹青微微张口,脸上写满不可思议的表情。

任谁看到这种场面,都会以为白日见鬼了吧。

可偏偏旁人路过,竟毫无察觉。

难道只有自己能看见?

陈丹青拍了拍自己的脸,觉得可能是自己累了。

可等他闭眼再睁眼以后,却发现,那无数的蝌蚪忽然泛起金光,相互纠缠,逐渐变化。

就在陈丹青目瞪口呆中,它们化作无数条细小的游龙,张牙舞爪朝他飞来!

陈丹青不及躲闪,只觉得眉心发出一阵剧痛,忍不住大叫一声,捂住额头,踉跄退后两步,跌坐在地上。

伸开手,上面印着血迹,想到方才那万蚁噬心般的感觉,陈丹青心有余悸,他可以肯定,方才那道金光,是真的想灭杀了他,若不是眉心之上忽然传来一阵清凉之意,化解了那股痛苦,或许陈丹青此刻已经晕死过去了。

到底是谁?是传说中那位儒圣商春秋?

自己与他素昧平生,而这块招牌存在的时候,甚至自己都没出生。

他陈丹青何德何能,让其煞费苦心埋下这番伏笔?

少年自嘲的笑了笑,心道自己还真会胡思乱想,兴许是这几日遇到这样光怪陆离的事多了,不觉有些走神。

便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叫骂声。

「什么狗东西,拦人路上,滚开!」

话音刚落,便是一道鞭影破空而来,往陈丹青身上抽去。

一鞭下去,陈丹青身上被抽出一道深深血痕来,吃痛一声,在地上滚了几圈后,哇的吐出一口血来。

抬头看去,只见不远处有一驾精致华丽的马车停在那里,走出一个气势凌人的中年人来,面容清癯,手握马鞭,冷冷看了眼远处的陈丹青。

只是个马夫就有如此气焰,那这驾马车的主人,又是什么身份?

陈丹青知道,自己这条小命在他们眼中,是真正的一文不值,就算死了,没有人会为自己讨回公道,就算官府,也不会为他得罪这些人,这年头,人命贱如草,每年被抛尸荒野的不在少数,陈丹青不求大富大贵,但也不想枉死,所以他一言不发,忍着痛爬起来,不敢抬头多看一眼,甚至不敢露出半点不满。

谁知,背后再次传来一道破空声,不等他反应过来,左腿传来一阵剧痛,这一鞭抽得他整个人在空中翻了几圈,然后轰然落地,陈丹青满脸是血,甚至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鲜血模糊了视线,余光隐约看到那个马夫朝他走来,举起手中鞭子,似乎要赶尽杀绝。

「谁给你胆子,让你走了?」

「够了。」

就在这时,马车里传来一道略微阴柔的声音,淡淡说道:「别忘了家里的吩咐,出门在外,不要徒生事端,免得惹出了背后的人,谁也不好收场。」

「是。」

那马夫收鞭,拱手对车厢里的那位行了一礼,然后看都不看远处的陈丹青一眼,头也不回的离去。

垂帘被挑开,车厢里走出一位中年人,面白无须,身着锦缎绸衣,腰佩玉饰,在车夫的搀扶下,缓缓往明月楼里走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