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战阶

更新时间:2021-02-22 16:06:14

战阶 已完结

战阶

来源:落初 作者:墨尔本的十一 分类:玄幻 主角:叶玄叶天 人气:

墨尔本的十一新书《战阶》由墨尔本的十一所编写的玄幻风格的小说,主角叶玄叶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是曾经大陆的最强。  他,是众人眼中的废物。  命运使然,最强的他陨落之时,最弱的他出世。  他背负着与他相同的命运——仇恨,和他踏着相同的脚步,重新踏上修炼者巅峰。  阶级大陆,必定会再次为他的降临而颤抖!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已经死了!”

叶玄呆住了,陈劈的话仿佛像炸雷一样,炸的叶玄的脑子一片空白。

“不可能,不可能。”叶玄突然忘记了疼痛,下意识的反驳道。

陈劈仿佛十分享受这种可以掌握人生死的感觉似得,眯着眼睛陶醉般的表情,令人作恶。

“啧啧,还真是个废物啊,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啊,可是为什么,你还是像条狗一样的趴在我的脚下呢?”

叶玄已经说不出话来,鼻子破了,眼睛肿了,脸被刮花了,嘴,似乎也再也无法张开了。叶玄想哭,可是也哭不出来,一动不动的,像是死了的一样。

陈劈似乎厌倦了,放下了踩在叶玄头上的脚,弯下腰,用手抓住叶玄的脖子,一把提了起来,看着叶玄早已血肉模糊的脸,陈劈露出了厌恶的表情,吐了口唾沫到叶玄脸上,然后才说道:“真是的,本来长得就丑,又成这样了,还能看吗?”

叶玄任由陈劈的唾沫飞到自己的脸上,却毫无表情,和死人一样。

陈劈看着叶玄没有理他,不知道又哪来的无名怒火:“好,好,不理我是吧,我带你去见你的父亲。”

说罢,陈劈就提着叶玄往里面走去,叶玄听到了此话,像是活过来似得,拼命挣扎。

“呵呵,现在有反映了?没事,我带你去见你的父亲,别怕,自己父亲,有什么不敢见的,刚刚你不是还吵着我要去找他吗?现在让你如愿以偿,你不是说你父亲不会死吗?现在,正好让我带你去见他。”陈劈狰狞的笑道,加大了手上的力量,叶玄更加动弹不得。

叶玄怕了,曾经天不怕地不怕的他,如今怕了,就是因为要再见到自己的父亲,那个,已经死去的父亲。他怕见到父亲血肉模糊的尸体,怕接受这个事实,怕那个,自己活下去的唯一动力,消失远去。

可是叶玄最不愿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被陈劈提起来的叶玄,轻而易举的就看到了,一堆人围在了一起,都是陈家的子弟,唯一不同的,是被围着的一个人,一个全身是血,倒在了血泊中的男人。

叶玄全身颤抖了起来,就算身体已经完全变形,相貌已经完全认不清,但是十三年来的骨肉亲情,还是让叶玄认了出来,那个就是叶天,那个无时无刻不在鼓励自己叶天,那个信誓旦旦的说要让自己不收欺负的叶天,那个十三年来是自己唯一的亲人的叶天,那个,自己称他为“爹爹”的,叶天。

叶玄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自己的感觉了,或许,死,才是他现在最好的归宿。

叶玄不知道陈劈是什么时候把自己丢在叶天身边的,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再一次近距离接触自己的父亲的,看着父亲血肉模糊的身体,叶玄的身体,再一次止不住颤抖起来。

“啧啧啧,这家伙是不是疯了?”叶天听到了一个人的声音,不过他不清楚是谁。

“这废物,之前还说要来救这家伙的,谁知道一来就蔫了。”叶玄这回听清了,这是陈劈的声音。

“想夺我陈家的东西,必死无疑。”又是一个不认识的声音。

“呵呵,至少我已经把这废物杀了。”陈劈的声音。

“但这杂种怎么办?”又是那个不认识人的声音。

沉寂了很久,终于一个苍老的声音出现:“让他去陪他父亲吧。”

陈家家主都出来了吗?叶玄想到:就这一句话,就可以定我生死吗?

叶玄虽然没有抬头,但是他感觉道,陈劈正狞笑着,一步步的朝他走来。

一切都完了吗?叶玄想到:这是最好的结果了吧,草,不管怎样,都还是草,拜托不了痛苦的命运,不过,至少,我还能下去陪爹爹,希望地狱里,我不再是一根草了吧。

叶玄笑了,想开了一切的他,终于又笑了,同样,从未在没有叶天的情况下露出笑容的叶玄,终于再次笑了,这次的笑,不是虚假的,而是真诚的,因为他相信,地狱肯定比人间,更好!

“这家伙疯了,现在还笑。”叶玄听到这是陈劈的声音,然后感觉道,一股劲风,这是陈劈在挥刀子吧?马上了,爹爹,等我,我这就去陪你。

叶玄闭上了眼睛,坦然的面对死亡。

不过,刀子并没有挥下来,叶玄有些奇怪,又睁开了眼,发现一个曼妙的身影站在了自己的前方,而陈劈的刀子,已经到了自己眼睛的旁边,被那只纤细的手,如玉般的手指,夹住了,无法再向前一步。

叶玄抬起头,看向来人,发现一张绝美的脸,正看着他。

洛雨凝。

“是你?为什么?”叶玄艰难的张开嘴,发出沙哑的声音。

洛雨凝没有回答他,而是一转身,将陈劈的刀子狠狠的震飞了。

“雨凝小姐,能和我解释下吗?”陈启山看到此景,皱了皱眉,不过没有轻举妄动,还是礼貌的问道。

洛雨凝抬起头,面带不屑的看了看一脸惊讶的陈劈,然后对着陈启山说道:“他父亲犯下的错,他父亲已经承担了,不需要再由儿子来承担。”

“可是洛雨凝小姐,他的父亲想盗取的玄级职业,正是准备给他使用的,试想,万一让他成功了,不是会废掉一个玄级职业吗?这可是对我们陈家,不大利的。”

洛雨凝也皱了皱眉,但还是礼貌的回答道:“可是他并没有成功,玄级职业还在你们手上,那就可以放过他了不是?”

“不不不。”陈启山摇了摇头,“不管他有没有成功,都是要付出代价的,代价就是,他们一家要共同承受,这是来陈家工作的人,必须知道的,这是规定。”

听到此话,洛雨凝有些厌恶的看了看陈启山,然后转过头,对着在一旁不说话的宁叔说道:“宁叔,把那个给我。”

宁叔看着洛雨凝,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丢了份卷轴给她,洛雨凝接住了卷轴,看都不看,直接丢给了陈启山。

“这是?”陈启山有些不解。

“这是一份高级的玄级职业,比我们之前提供的那份要好得多,你看看,能不能更改陈家的规定。”洛雨凝盘起手,有些不屑的说道。

陈启山听后,大喜,立马打开卷轴,发现真是一份货真价实的高级玄级职业,立马激动的连手的拿不住了。

不过他还是强装镇定,对着洛雨凝说道:“竟然洛雨凝小姐执意要救他,那我们也只好Cheng人之美,就让他走吧。”

洛雨凝更加鄙视陈启山,她冷漠的回答道:“竟然如此,请把之前那份玄级职业给我。”

“什么?”陈启山有些不明白。

“我说他父亲之前想要偷的那份,难不成你还想要两份一起?”洛雨凝的脸色慢慢变的难看起来。

“哦,不不。”看到洛雨凝真的生气了,陈启山也不敢太得寸进尺,立马对着陈劈使眼色,陈劈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拿出了那份职业,然后丢给了洛雨凝。

洛雨凝接过卷轴,冷漠的说了一句算你识相,然后又转过身,直接将职业丢给了叶玄。

“我不要你的施舍。”叶玄认为自己被羞辱了,想把职业丢回去,不过洛雨凝下一句话就让他停下了动作。

“你以为这是我施舍给你的?我是给你爹的,这是你爹用命换来的,你还想将它丢给别人?”洛雨凝讽刺的说道。

叶玄丢不出去了,看着手上的职业,想到叶天为了它竟然丢了Xing命,叶玄就想把它撕得稀巴烂。

“让他杀了我吧,我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叶玄面如死灰的说道。

洛雨凝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用那双美丽的眼睛,直视着叶玄。

“你看着我干嘛?”叶玄无力的朝洛雨凝说道。

“我再看一个废物。”洛雨凝冷冷的答道。

“没错,我是一个废物,我这样的废物还留着干嘛,叫他杀了我啊。”

洛雨凝又没有立刻搭话,而是将目光转向了死去的叶天。

“你到底要干嘛?”叶玄朝着洛雨凝吼道。

“大胆,臭小子,你不想活了?”陈劈见叶玄敢吼洛雨凝,心里不由得大喜,认为叶玄这次必死无疑了,便装出愤愤不平的样子。

“闭嘴!”洛雨凝冷冷的说道。

“可是他骂你。”陈劈为自己辩解。

“我叫你闭嘴。”

“好吧。”陈劈有些无奈。

洛雨凝再次将目光转向了叶玄,冷漠的说道:“我觉得你父亲是个蠢货。”

听到此话,全身是伤的叶玄不知道有从哪来的力量,大吼一声冲向洛雨凝。

洛雨凝没有避开,只是轻轻的一挥手,就将叶玄震开。

“难道不是吗?为了你个废物,搭上了自己命,还毫无效果,你说他是不是蠢货?”

“对,我是废物,但是不允许你侮辱他。”倒在地上的叶玄,不顾身体的疼痛,再次朝洛雨凝吼道。

“这要靠你来证明的,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改变看法吗?可笑,现在的你,什么也不是,有种你就证明你的父亲不是个蠢货啊。”洛雨凝冷冷的说道。

“怎么证明!?”

“活下去,成为你父亲想要你成为的人,证明你父亲的选择没有错,证明他不是个蠢货。”

听到此话,叶玄突然愣住了,他没有想到洛雨凝竟然会说出这话。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世界上没有废物,只有不相信自己,怨天尤人的蠢货!”洛雨凝突然朝着叶玄说道,“这是我最重要的人和我说的,现在,我把这句话送给你。”

叶玄呆住了,现在,他再怎么蠢,也知道了,洛雨凝这么做是为了逼出他的血Xing,不过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该做些什么,迷茫中,他转头看向叶天的尸体,想到了叶天为了自己付出的努力,做出的牺牲,叶玄再也止不住,眼泪又流了出来。

不过这次,他没有选择逃避,而是擦干了眼泪,紧握起拳头,收起了那份职业,然后看向陈家众人,恨恨的说道:“放走我,你们会后悔的,迟早有一天,我要——”

叶玄吃力的站了起来,背起叶天的尸体,再次转过身,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陈劈等人:“灭你陈家!”

陈劈何尝被人这样对待过,他愤怒了,不过再洛雨凝严厉的目光下,他始终不敢踏出那一步,只好恨恨的说道:“小子,我等着你来,只是下次,可就没人能救你了。”

洛雨凝听到此话,回过头,对着叶玄说道:“我救你可不是让你下次回来送死的。”

叶玄不答,背起叶天就走,洛雨凝见自己的好心被当成驴肝肺,有些不悦的皱了皱眉,但还是一言不发。

叶玄走到大门口,再次回过头,不过不是对着陈劈,而是对着洛雨凝,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谢谢你。”

听到此话,洛雨凝有些冷冷的回道:“总算明白我的意思了么?我以为你真那么迟钝呢。”

“我会报答你的。”叶玄坚定的说着。

她看向叶玄,眼色有些复杂的说道:“你不用报答我,你好好活着,就是对你父亲最好的报答了。”

叶玄转过头,背向洛雨凝:“我知道你看不起我,的确,现在我的实力无法与任何人抗衡,但是迟早有一天,我会达到众人仰望的地步,这也是对我爹爹最好的报答了,这就是爹爹对我的希望,我也会证明给你看的,我爹不是个蠢货,他没有看错我。”

“众人仰望,你是不是搞笑啊?”陈劈不屑的讽刺道。

叶玄没有回头,只是继续说道:“你不相信没关系,之前我也不信,草就是草,怎么可能长成参天大树,但是,他一直都相信,草,也是可以成才的,竟然如此,我就姑且去试一试,你们祈祷吧。”

叶玄突然又转过头,布满血丝的眼睛再次狰狞的盯着众人,突然间,一股冲天的杀气笼罩着众人,众人脸色皆变。

“等我成功的时候,我要整个陈家,为我爹陪葬!”

少年愤怒的怒吼,像是死神的催命符,一步步的逼近众人。

“哈哈哈哈——,好戏演完了吧,真是感人的父子情谊啊,真是的,没想到我现在才能出场。”突然,一个充满邪气的声音凭空而降,再次让众人一惊。

“杀气是这家伙的。”宁叔朝着洛雨凝吼道,洛雨凝闻言,立马退后一步,警戒的看向声音的来源。

“呵呵呵,不愧是宁严啊,这么快就感觉到了我的杀气来源。”这时,一个黑袍男子凭空而降,落在了众人面前。

只见来者满脸的苍白,像是骷髅似得,弱不禁风的样子,嘴角夸张裂开,像是被人生生死开似得,令人胆寒。

陈启山见今晚的事一件比一件多,本来洛雨凝放走叶玄就已经让他不爽了,现在又出现了一个怪人,不由得令他大怒。

“来者何人,敢擅闯我陈家,不说清楚原因,叫你死无葬身之地!”陈启山说完,圆眼一瞪,顿时,七阶强者的压迫敢顿时倾泻而出,旁边几个陈氏族人都不免被震开。

黑袍男人却不屑的看了陈启山一眼,丝毫没有为他的七阶实力感到哪怕一丝的忌惮。

“比实力吗?那好,我就让你们看看,你们这些市井小民的眼界是有多么的狭窄。”说完,黑袍人大手一张,顿时,一股强大的气场从身体里爆发出来,其强大,直接让七阶强者陈启山被震的倒飞出去,吐了一大口鲜血。

宁叔看到此景,不由得瞪大了眼睛,然后有些颤抖的指向黑袍人:“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魂阶?”

“哈哈哈,不愧是仙阶强者的宁严啊,虽然这么老了,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犀利啊。”黑袍男人假意的赞叹道。

“知道我的名字?难不成,你是?”宁叔的嘴角有些发颤了,看到后者戏谑般地目光后,才终于肯定道,“流沙!”

“呵呵,那只是我组织的名字,看来你们调查的够清楚嘛,不过很显然,没有调查出我的名字哦,不过看在你们将要死去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们吧。”黑袍人顿了顿,然后又用戏谑的目光扫了众人一眼,才又张开那令人恐惧的大嘴,嘿嘿的说道:“我的代号叫,殊影,记住吧,这将是你们在人间,最后知道的一个名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