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重生花田锦事

更新时间:2020-03-20 12:03:27

重生花田锦事 已完结

重生花田锦事

来源:落初 作者:蒲公英的遗忘 分类:言情 主角:花尔锦花铭 人气:

《重生花田锦事》由网络作家蒲公英的遗忘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花尔锦花铭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她是富甲京都的花府三小姐,却因庶出身份饱受欺凌,当生身父亲将她亲手推上断头台,重生后的她一日觉醒,誓要用自己的努力来捍卫多彩的人生。  小姐,有人到商铺闹事,丫环急急禀告。  “给我放蚕咬他!花尔锦一甩袖,霸气侧漏。  小姐,七皇子派人前来逼婚,小厮满地打滚。  “给我放夫君出来!”花尔锦一拧眉,贼笑兮兮。  “小姐,姑爷要求洞房!”小皮球趴在横梁上,阴阳怪气。  “那我就勉为其难了!”花尔锦羞羞答答,眼冒桃花朵朵。  花田千亩,锦绣萌宠,且看她如何将这田园锦绣,尽收囊中?  说白了,这就是一个弱女子重生后和一只蚕宠,一群锦衣男子,田园作乐,辛勤耕耘的故事。  亲,要记得推荐收藏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花新蝶回到京都,算不上一件大事,可是花府的人都出来迎接了,整整齐齐的站了两大排,花铭往四周扫去,果然没有看到花尔锦的身影,微微叹息一声,走下台阶。

刚下马车,长途颠簸之后,花新蝶有些不适应,毕竟从远在千里之外的兰城而来,又有了身孕。花铭走上前,搀扶着二女儿,看到车后没有兰城王的身影,嘴里想问还是咽了下去。

“爹,天辰去宫里觐见圣上,恐怕今晚不能来府里了。”明晓父亲的想法,花新晚解释道,一般各封地的王是不能轻易进京的,匆匆而来,自然先去宫里阐述一番,免得背后遭人口舌。

“新蝶,你可算是回来看我们了,不知道我们盼了你多久。”花心灵上前一步,拉住新蝶的手,嘘寒问暖,却被花新蝶巧妙的避开。

“姐姐,还是先进屋说话吧,府里这么多人,别让大伙都站着了。”花新蝶与花心灵只差一岁,可是花心蝶都出嫁两年,却不知为何花府的大小姐花心灵迟迟不肯嫁人。

众人进了屋,下人都去忙着准备饭菜,花新蝶在屋子扫视一圈,不由问道:“爹,锦儿呢?”问的花铭一个怔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知道,她一定是不想见我。”花新蝶眉宇低垂,自从那次后,花尔锦和她在一起都会变得小心谨慎,这让她有一种失落,却不知从何而来。

“谁说我不想见你,我只是略微迟了那么一小会儿!”突然门外传来花尔锦的声音,接着,一个明蓝色的身影走上前来。

“锦儿!”花新蝶惊喜之余,忙从座位站起来,上前一把拉住花尔锦的手。她就知道,从小只有她和锦儿相处最好,锦儿怎么会不原谅她,记恨她一辈子呢,更何况,其实当时….

“姐姐,听说你已经怀孕了,可千万要照顾好自己。”花尔锦看向花新蝶的肚子,那里还是很平坦,根本就无法想到,此时那里已经有一个小生命在孕育着。

“对啊,新蝶,你这可是我们花家这一代的第一个外孙,等他生下来,爹就将名下十分之一的绣庄锦阁作为他的礼物。”花铭说着,眼里充满了笑意。

花心灵在一旁听着,眸子攸然闪过一丝寒芒,手不自觉的攥紧,却是笑着往花新蝶靠近。“看看这小家伙多有福气,就是不知道生下来是男是女呢!”话语罗落,众人都变了脸色。

花府几代单传,到了花铭这里,就只有三个女儿,以前夫人们都在的时候,劝他再生,可是后来不知道怎么,说什么花铭都不愿意再娶,最后,也就没有人再在花府提及,关于男丁的事情。

“男孩女孩都好,反正我们花家是大户,哪还计较什么孩子的事情。”花尔锦不满说道,她来这里,无非是想让二姐心里好受一点,至于花心灵说的那些话,自打重生以来,就不再认可了,女孩照样可以成就一番事业,成为家里的顶梁柱。

“妹妹这话可就不对了,花家是大户,可是,日前的变故告诉我们,凡是要低调三分,妹妹方才那番话,说的是多有不妥啊!花心灵果然是家中最大的,也最老练,一语切中话中重点,花铭听了这番话也是脸色三变。

就在此时,下人们将饭菜做好,于是,一场简单的接风宴开始了。显然有人不甘心,还在为刚才的某一句话揪心,脸上的表情千变万化,最后索Xing放下碗筷。

“爹,我想独自经营京都八号商铺,你把锦符给我吧!”花心灵看着花铭,满含期待的问道,她知道父亲一向都会满足自己提出的要求,而这个是自己酝酿已久的。

花铭闻言一愣,很快便想明白了,大女儿这是让自己交权呢!眸光攸然一冷,语气却依然和善。

“心灵啊,爹已经老了,这些迟早是你们的,可是你们对于经营方面,还是缺乏经验什么的,爹就想,等你们对花家的账都一清二楚了,交给你们也不迟啊!”花铭说着,专注于手下的一道菜肴。

花心灵还想再说什么,可是她不笨,看的出花铭已经是动了气了,他虽然为人和善也不能说明他完全没有脾气,要不然也不会撑起这么大一个花家。

可是,花心灵就是越想越不甘心,咬咬牙,话语又从嘴边蹦了出去。“爹,要是你有个儿子,估计到我这么大年龄,你早将家业交给他了吧,说到底,还是因为你没有儿子,你才不放心这些家业。”

“心灵!”随着一声喊,花铭啪的一声将筷子摔在桌上,眸里的冷光渐盛,脸上布满凝重肃穆之气。这个大女儿是存心想气死他来着,虽然他膝下无子,可是,他相信,这三个女儿,总会有一个,是他可以当儿子来依靠的。

整个席间,花尔锦都是静静的听着,就算花铭动怒,她吃饭的节奏依然是慢条斯理,仿佛这一切都和她无关,高高挂起。

“姐姐,快别说了!”花心蝶知道花铭已然动怒,不由用胳膊肘碰了花心灵一下,不料花心灵的筷子一不小心被碰到,直接掉在了桌下。

“花叔,再去膳房拿一双新的筷子。”花新蝶连忙喊道,却是听闻腾的一声,花心灵从椅子上直接站了起来,随即二话不说往外面走去。

好好的一场家宴,就这样以一人的离开结束。花铭气从心生,可是当着其他两个女儿的面又不好发作,于是愤愤的去了书房。而花尔锦始终沉默不语,静静的盯着桌子的某一个小角,气定神闲。

“锦儿,我…”一时间屋子里只剩下姐妹两人,花新蝶张口欲言,可是一语凝噎。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其实早已经不怪你了,只是心里一直释怀不下而已!”花尔锦敛眉轻语,经历过死亡的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强大,心心念念的仇恨说没就没了,而且现实里,还会越挫越勇。

“对了锦儿,你一直在京都,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花新蝶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不觉问道。

“你要打听什么人,我也不确定我知道不。”花尔锦轻语。她身处京都,常年待在绣庄锦阁,京都里差不多一半的商贾名流她都有所耳闻,有些甚至是相交甚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