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含青

更新时间:2020-04-22 11:49:00

含青 已完结

含青

来源:欢看 作者:猛二哥 分类:言情 主角:秦于琛夏含青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含青》的小说,是作者猛二哥创作的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夏含青遇到了秦于琛,就是缘分的使然。不仅如此,夏含青和秦于琛的缘分很深,是注定一辈子都离不开彼此的人。夏含青成为了秦于琛的女人,成为了陪睡的女人,被包养的女人,却也是一生挚爱的女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曹月在课间来找含青,偷偷告诉她自己谈恋爱了。

含青很意外。曹月有过很多男朋友...或者说伴侣。但从没有这样郑重的跟她说,要谈恋爱了。

“恭喜你啊,是咱们学校的吗?”

“是啦,你也知道的,方和旭。”

含青睁大眼:“方和旭?你居然把他搞到手了。”

方和旭的成绩常年霸占排行榜榜首,每次一等奖学金的名额必定是他,想不记得都难。曹月和方和旭是完全两种人。

含青把嘴里嚼着的口香糖吐到纸巾上包裹起来扔掉,“你喜欢他什么呀?我听他们班女生说,他平时都不怎么和女生打交道。”

“他跟我不一样吧...”曹月认真了想,“越不一样越有吸引力,不是吗?”

含青不知道。

她没有像曹月这样充满热情地喜欢一个人。

如果说秦于琛,她和他在同一条街道长大,闻着同样的鱼腥味,经过同样的霉雨天,他们是同样的人。

曹月提醒含青:“你可小心点啊,最近老刘抓早恋抓得特别紧,被逮着麻烦可就大了。”

含青跟曹月说过自己和秦于琛同居的事,曹月默认他们两在谈恋爱。

要不然一男一女,住在一起不是谈恋爱还是什么?

即便含青知道秦于琛在外面还会有别的女孩子喜欢,会和别人亲嘴,甚至做爱,但她默认了曹月的说法。

昨天晚上她有几道数学题不会,没等到秦于琛回来给她讲题就先趴在桌子上睡着。他回来的时候凌晨三点半,身上酒味和化妆品味道交错,含青受不了,推他去洗澡。

男人好像天生都带着烈性,不愿被人主导,含青越受不了的东西,他越要她受着。椅子被推开,秦于琛挤在含青和桌子中间,单腿屈在她腿侧,俯身去亲含青。他的舌头搅得厉害,甚至谈得上是粗暴。

含青腰上的肉被他掐的厉害,她轻轻说了声“不要”,但是秦于琛没有听见。

直到两个人都快窒息,秦于琛才把她放开。二人分别去浴室洗了澡,折腾完已经五点,含青给他热了昨夜的粥当早餐,吃罢秦于琛才开始给她讲题。

他讲题效率很高,两道题就能让含青彻底消化一个知识点。

这月含青月考成绩进步格外快,班主任许女士把她叫去办公室特别表扬,同一个办公室的年级主任刘主任听见,对许老师说:“有进步应该当着全班面表扬,私底下说有个什么劲。”

许老师不跟刘主任较劲,只说下次会注意。等刘主任走了,她又接着跟含青说:“只要保持现在的成绩,可以拼一个一本重点。”

含青没想过进重点,她能考一本就谢天谢地了。

得知F大编导系是方和煦的备选志愿时,她已经不敢奢求F大了。其实她没想要上大学,反正也不会有人供她,像现在的秦于琛这样,不上大学去打工,租个小小的屋,谁也不靠,生活总会越变越好。

含青知道秦于琛很忙,每天都会及时给他备好早晚饭。他做两份工,白天会帮一个小包工头跑腿,晚上就在电脑跟前忙。

含青不太敢碰电脑,更不敢碰他那些黑压压的软件,秦于琛笑话她:“不会电脑,跟文盲有什么区别?”

她辩解:“我不是不会,只是不熟练。”

秦于琛他爸还在的时候是开网吧的,他从小就待在网吧,对电脑很熟练,而且机械的吸引力对男孩子确实很大。

含青只有一个宁愿给情人开店也不愿意给女儿买电脑的父亲。

“就你这脑子,上了大学也毕不了业。”

秦于琛是个很聪明的人,聪明人往往自大。含青被他这样说并不觉得委屈,因为对方是秦于琛啊。

他可是轻轻松松就能拿到高考奖金的人。

秦于琛转过座椅,用脚尖揉了揉正坐在床上看英语课文的含青的下腹。

十七岁少女的全身都很柔软,像棉花...不,如果能摸到云朵,云朵应该就是这样的触感。

他不怀好意地过来,凑近含青,含青扔下书:“你干什么!”

“干你呀。”

周六的早晨十点,窗外云雀叫个不停。

含青闭上眼,任他温柔地吻过自己的身体。

“宝贝儿,以后咱们的衣食住行都会连上互联网,你信吗?”他用沙哑的声音说。

含青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听不懂,也不想听懂。

“就像这样。”他隔着内裤唆了一口含青的阴唇,“我只是碰了你的阴道,但你全身的神经末端都会接收到我发出的信息。”

“你不要碰那里了。”含青难耐地说,她实在太敏感了,这种失控的感觉她很不喜欢。

“碰那里?”他故意用高挺坚硬的鼻尖去戳她底下,顺势又用带着胡渣的侧脸去摩挲她的腿根嫩肉,“不碰这里,怎么让你湿呢?”

不要再说了,含青心想,再说,她就快要爆炸了。

“乖含青,想被我*吗?”

他声音又沙哑又温柔,让含青想起上个月在曹月家里看的碟片,里面的日本男优声音也很温柔,但就是缺了些什么。

她张望着吊灯,数着灰尘,“想。”

“想什么?”

他有耐心时,做爱也会谆谆教诲,他会引到含青说出来她的渴望,引导她自己得到她想要的。

“想被你*。”

...

含青从来不知道,时间可以这样浪费。

一整个下午就只穿着件T恤躺在床上,什么都不做,只数他抽了多少根烟。

香烟和黄昏,让她想到了以前看的一部文艺电影。秦于琛的手盖在她臀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揉着,“你妈昨天找你了?”

“你怎么知道?”

“彭峤,你们学校的,跟我一起接活干,说昨天放学在餐馆见着你跟你妈了。”

“她让我去找我爸,劝我爸跟她离婚。”

真是个棘手的事呢,秦于琛心想。不过含青从昨天放学起就呆在家里,肯定是没去找。

含青平静的口气让他突然心疼了起来,他搂住含青的脖子,在她额头上重重地亲了一口,“没事,你好歹还有个爸妈。”

含青是高三开课时才知道,秦于琛的奶奶在那天去世。

失败率很低的手术也被他撞到了,但几个叔叔没有让他去参加葬礼,秦于琛只给他们打了丧葬的钱。他看得很开,反过来安慰含青:“要纪念一个人,不一定要在人前磕头痛苦,不是吗?”

秦于琛没有母亲。

秦于琛的母亲是被拐卖到秦家的,生完秦于琛就跑了。秦于琛的父亲是个老实人,也算好人有好报,年轻时听了朋友的劝卖了老家的地,去城里借钱进了几台电脑开起了网吧,网吧生意还不错,甚至有几年盈利丰盛。

后来秦于琛他爸没了,他奶奶就跑到城里来卖鱼养他。

秦于琛记得他奶奶说的一句话,只要有一技之长,就能活下去。

活下去,不论怎么都很容易,只是不体面罢了。

没钱,体面就是做梦。

他给家里那几个叔叔打完了最后一笔钱,就换了手机号,彻底断了跟他们的联系。

含青不懂得安慰他,也错开了安慰他最好的时机。

她突然意识到,她是在跟一个不幸福的人住在一起。她不禁会想,自己的出现是不是让他更加不幸福了?

这样的念头很快就打消在他们的一次做爱中。

经过高二一年秦于琛的辅导,高三时含青的成绩已经能稳定在年级前五十,这对普通班的学生来说是很值得骄傲的一件事。

她头一次考到年级第二十名,曹月已经请她吃了一顿肯德基做奖励。她没有在外面待到很晚,八点就准时回去。一般秦于琛会晚上十点左右回家,她要在十点左右给他做好饭。晚上不适合吃太重的事物,她煮了鸡汤面,汤炖的越久越好,但直到十一点,秦于琛也没回来。

到十二点的时候,她开始给秦于琛的朋友们一个个打电话,最后是打到了彭峤手机上,才知道出事了。

“今天秦哥和老赵几个值班,刚老赵才打电话告诉我今天我们办公室被公安查了,秦哥现在在派出所。你也别太担心,就是例常问话,明早就没事了。”

秦于琛和彭峤跟着几个大学生做网络黑客,给私人打工,所谓的办公室也是一个地下出租屋。

十一月的派出所还没暖气,秦于琛的皮夹克抵御不了多少寒冷,和他一起被抓的短毛刚被问完话,回来的时候腿是瘸的。

秦于琛也挨了打,没办法,要想以后出去还又得混,就得嘴比拳头硬。

警察没从他们口中套出什么有用的信息,秦于琛那伙人也很快换了IP,不管再怎么查,都查不到办公室那里。

没了证据,只能放人。

被放出来之前,秦于琛吸着冷气,对短毛说:“打我。”

“哥,你给关糊涂了吧。”

短毛还不如他,他至少高中毕业,短毛中专文凭都没拿到手。

短毛话刚说完,秦于琛一脚踹到他肋骨上,短毛被踹在地上,秦于琛走过去,居高临下冷冷地看着他:“要想出人头地,别人打你就打回来。”

对于男人来说,没什么比“出人头地”这四个字更有诱惑力。

短毛一瞬间觉得自己像被恶鬼俯身,揪起秦于琛的衣领,一拳一拳地砸向他的胃。

抓他们进来的警察放他们出去,将随身物归还,秦于琛抽了根烟给那个警察:“这几天谢谢李哥照顾。”

李成也才刚刚转正,在局里地位比辅警高不了多少,辅警一有事,这些杂活都得他来顶。

见惯了分局长局长们互相点烟,这是第一次有人给他点烟。

秦于琛让他想起了自己刚上大学的弟弟,成天从家里要钱,说是买书,他其实知道钱都砸进游戏里了。

李成不想让爸妈知道伤心,就自己掏钱给他弟。

“小伙子,你脑子这么好用,应该知道来钱快的渠道都没真正的前途。”

秦于琛记住了李成的这句话。

当秦于琛回到家,发现含青不在的时候,又意外,又不意外。

今天是周日,含青每周日都和曹月练英语。

出租屋很小,他人又高,一眼看得清一切,三两步就走到底。

圆桌是他和含青吃饭的地方,也是含青学习的地方。她的月考试卷和错题本整整齐齐地摆在桌上,桌上多了一盆仙人掌,新绿的色彩和浅褐色的桌布很衬。

他打开含青的试卷,所有的成绩都很漂亮,尤其是语文。

将试卷放回原位时,他注意到了她的作文。

来生的我是一棵仙人掌。

来生的我是仙人掌。

我不惧酷热与严寒,在无人问津的沙漠里,我是唯一的风景。

他掏出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夏含青这三个字。

“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含青报了地点,却又说:“你不用来找我,我马上就结束回去。”

“那我在地铁口等你。”

含青从马路对面的地铁口出来,秦于琛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她。说来真奇怪,她穿着平平无奇的校服,梳着没有个性的马尾,除了他夏天给她买的那双三叶草鞋洗得发白,浑身上下都和别人如出一辙。可他竟然一眼就看到了她。

在人海茫茫,在车流不息。

二人一进门,秦于琛就迫不及待地撕开她的校服衣裤,连同内裤一起扔在地上,他很急地解开自己的腰带,在她洁白柔软的臀上蹭了几下就硬了。

含青被突然进入,眼泪冒出来。

“你干什么呀,好疼。”

“乖含青,想我了吗?”

怎么能不想呢?

她只是对一个人生活这件事太在行,不知道要怎么表现想念、依赖这样的字眼。

秦于琛在射之前把自己的**拔出来,炽热的精液一地不落地洒在了含青的校服上。

她未达高潮,底下却已扩开舒适的空间,秦于琛伸两根手指进去,在泥泞中将她搅弄地更加破碎。

“我在拘留所每天都想这么干你。”

忽略“干”这个不文雅的字眼,他在每天都在想她。

“含青,我供你上大学,你哪都不要去。”

含青的魂魄、今生与来世在他手指的力量下模糊成一团。

她转过头来,吻上秦于琛薄而利索的嘴唇。

她想,她的来生应该会做一棵仙人掌——如果他是旱漠。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