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深以为是你

更新时间:2021-01-13 18:25:44

深以为是你 连载中

深以为是你

来源:落初 作者:谷子谷子 分类:言情 主角:侯黑蒙蒙 人气:

《深以为是你》作者:谷子谷子,言情类型小说,主角:侯黑蒙蒙,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林秋深小时候一不小心欺负过了头的小胖子摇身一变成了自己的顶头上司。还是最顶头的大boss。林秋深表示内心惶恐,原小胖子,如今模特身材的陆boss勾唇一笑:跑啊,继续跑啊。林秋深觉得我命休矣。陆大boss将林秋深困在臂弯之下,呼出的热气微微润湿了她的耳垂。陆商眼底一片暗色,风雨欲来:林秋深,你逃走了三年,这一次,我将要视律法为无物,只要能困住你,律法又如何?患有情感缺失症外表温润内心变态偏执独占欲狂的陆商x倔强深情独立希腊语翻译林秋深万般皆苦,唯你入药。总有一个人,愿意等你到星海尽头,只要是你,违背世界又何妨?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男人合上手里《岛》,侧头望向面前晃着椅子的少女,头疼地扶额,“你到底要缠到什么时候?”

少女笑嘻嘻地,双手托腮盯着斜斜光线下的男人,继续晃着椅子,不说话。

没错,这个少女就是林秋深。

这是陆商被缠上的第四天。在他去食堂的路上,图书馆三楼的资料室里,甚至是回寝室小路的过道里,林秋深无所不至。

毅力惊人。

想到眼前少女最近几天的种种,陆商抿了抿薄唇,好看的眉峰皱在一起,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

“怎么就赖上我了?”

林秋深听闻,双脚离地让椅子前倾,凑到了陆商的面前,仰头笑眯眯地:“这不是喜欢你么?当然要赖着。”

陆商放下手里的书,正要说话,自习室的门被吱的一声推开。

陆商和林秋深被声音吸引,同时扭过头去。来人被看的一个哆嗦,手足无措:“陆大你在这儿啊,那啥,你们忙着忙着,我去换个教室。”

说着急匆匆地合上门,退了出去。

林秋深告白一事已经轰动了整个希腊语翻译专业,陆商是谁啊,每年国奖的蝉联者,自动化专业里只此一位的希腊语双修学位。

最关键的是,气质。

陆商是公认的冷漠。像寒冰,不近人情,每天活在特定的时间点里。

从来没人敢这样大张旗鼓的告白,入侵到陆大的世界。

所以,林秋深火了。

现在看到过表白墙的人都知道希腊语翻译专业有林秋深这个人。

胆大包天和陆大告白的人。

待刚刚那个推门的人离开,林秋深继续笑嘻嘻地盯着陆商,眼神挑衅,“你再躲啊,现在谁都知道我在追你了,所以你还是……”

“我答应你做那个什么人设,你就不缠着我了,嗯?”他先一步打断林秋深的话,俯下身子,狭长的眸扫过她及肩的碎发。

像是被野兽盯上,林秋深心里一颤,仍然嘴硬道:“你先答应了再说。”

“呵。”男人轻笑,站起身子,将《岛》重新拿回手中,“那便是吧。”

午后的阳光晃悠悠的。林秋深拿着手机对着陆商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上上下下拍了个遍。

陆商嘴角含笑,像个老狐狸一样瞧着她。

“O几把K了,”林秋深拍完了把手机一收,冲他比了个OK的手势,“接下来估计我会经常找你,因为人设造型设计问题。”

“所以,”她抬头,眼睛笑的眯到了一起,举起自己的手机通讯录,“劳驾给个联系方式呗!”

“要不是你拿着人设本,”陆商低头,一边输入自己的手机号一边侧眼瞥她,“我都怀疑你是真的打算追我了。”

“哈哈哈,”林秋深摸头,笑着打哈哈。

陆商的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有力,像敲击钢琴似的敲着手机。

真好看。林秋深心里狂流口水,表面还是一副正经的模样。

“好了,”陆商把手机递回给她,“现在没事了吧?”

林秋深点点头,接过手机,离开自习室前回头朝陆商笑了笑:“以后一段时间要打扰你了啊。”

少女扭头时发尾在空中打了个摆儿,眼神中笑意亮晶晶的,扑闪扑闪地晕开在午后暖阳之下。

校园的林荫过道,树影斑驳投在地面,风一吹过,洋洋洒洒飘落几片花瓣,落在脚步轻快的少女肩头。

大学生活动中心。

一群人聚在一起,讨论着画布里场景的布置。不大的会议室挤满了人,吵哄哄乱成一团。

碰的一声,大门被猛地推开。屋子里瞬间安静下来。

讨论得热火朝天的大伙都望向大门。林秋深明显是跑过来的,气喘吁吁地扶着门。

“人设,呼呼,”林秋深大口喘着气,“我给你们弄到了。”

没人说话。

林秋深挠挠头,大家看她的眼神有点诡异啊。

小语种爱好协会的会长拉开凳子,率先起身,将愣在门口的林秋深拉到会议室里。

越走进,大家的眼神越诡异。

尤其是林秋深的free搭档,陆路安,眼神都快把林秋深盯出一个洞来。

还没等林秋深坐下,陆路安已经凑过身子,扒在她身上,诡异一笑,“嘿嘿嘿,从实招来。”

林秋深听的一头雾水。

“招什么?”林秋深推了推陆路安的脑袋,“死开,重死我了。”

路路不依不饶,拿她的大脑瓜子使劲蹭着秋深的胳膊,似乎认定了,“你和我们陆姓陆大,怎么,打算瞒着你的安爸爸?”

林秋深有点头疼,路路哪里都好,就是八卦起来让人招架不住。

为了避免被缠着追问,林秋深避重就轻地咳了一声,“雅辛托斯的人设我给你们弄到了,就是那个什么自动化院花陆商。”

众人传来吸气声。

了不得。

路路直接喊出了声,“行啊深深,你这是拿下了院花啊!”

林秋深撇撇嘴,抬手给了路安一巴掌,“这哪跟哪啊,瞎想什么鬼东西,后幕布做好了没有就天天闲的慌。”

陆路安也就是随口好奇一说,看秋深那么自然也就把小心思歇下了,她挠了挠头,笑嘻嘻地打了个哈哈,企图把后幕布的事情带过。

希腊语社长把陆路安给挤到了一边,他拉着秋深的袖子去了大画板。

最近林秋深几天都不在社团打理,具体的排版都没有定下来,若大的画板上只有灰蓝的天空和暗金紫色的云,颓靡空洞。

社长搓搓手,有点不好意思把这么大个摊子扔到秋深一个人身上,可是其他几个都不太敢弄,巴洛克风格的异国情调稍微处理不好就成了乡村蓝调,经费紧张,能不出错就不要出错比较好。

社长抬头嘿嘿笑了笑。

林秋深黑着一张脸接过了大画板的背景活。

因为两个社团的贫穷。

陆商到达社团活动中心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蓝灰色的大画板前站着一个修长的身影,她拿着画笔似乎打算下笔,然后,她就开始跟着一首歌抖起来了。

蹦迪似的抖。

陆商感觉颜料都要被她抖掉了。

在颜料彻底被抖掉之前,陆商敲了敲玻璃门,然后推门进去。

风铃发出叮叮当当地声响。

林秋深扭头看了一眼,继续抖。除掉了玻璃门,陆商这才听到这首歌,带着古巴风格的《havana》。

这歌刚好放到“OoohooohoohIknewitwhenImethim,IlovedhimwhenIlefthim

林秋深来了个大抖才堪堪停下,把颜料盘搁在一边,拍了拍手,顺手递了个凳子。

陆商看到了凳子上的黄色斑点,眼神漠然地扫过林秋深递凳子的手,没接。

林秋深也看到了那一坨坨黄黄的不明颜料,尴尬地收回手,咳了一声,试图转移话题。

“不是说背景板好了让我来露面找感觉么”陆商指了指空洞的背景板,“这个?嗯?”

林秋深就算再厚脸皮也不好意思了。这都好几天了,她都不知道怎么下笔,说是让陆商看画板找感觉倒不如说是林秋深打算看陆商给画板找感觉。

歌曲还在继续循环,哈瓦拉从那个老音响里跳脱似的蹦哒着。

好在陆商也只是嫌弃了一会儿,迈着大长腿走到了秋深左边的大理石墩边上坐下了。

社团活动中心的光是护眼模式的米黄色暖光,柔柔地在陆商黑色的发旋上晕染开。

他也没问为什么画板还是这样,他只是低着头继续看着《岛》。

修长的手指翻过一页又一页纸张,发出哗哗的声音。

林秋深的心却莫名的安静下来,她拿起颜料盘,偏头看了一眼在暖光下遗世独立般的陆商,开始作画。

灰蓝色的忧伤前调竟然和偏橘色的落日暖调完美契合,林秋深像打开了大门似的,再也停不下画笔。

陆商偏头看了她一眼,复又回归书中世界。

单曲循环的《havana》带着慵懒穿插在林秋深和陆商的午后。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