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弃妇重生

更新时间:2021-01-27 16:25:51

弃妇重生 已完结

弃妇重生

来源:落初 作者:依依兰兮 分类:言情 主角:桑婉柳芽 人气:

主角叫桑婉柳芽的小说是《弃妇重生》,它的作者是依依兰兮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纸婚约,定一世命运。  家道中落的桑婉嫁入青州首富时家为妻,婆婆多疑难缠、丈夫自有青梅竹马放在心上的表妹、大姑子刻薄、小姑子心眼多,自卑的桑婉一退再退、一缩再缩,落得个孤家寡人的下场,凄凄凉凉死于时府的角落悲剧得彻底。  重生在花轿之中,她该何去何从?站在悲剧的起点,当一切重来,她能否改变悲剧的命运、为自己谋一个锦瑟和弦?  这一世,但求悠闲度日,真正的活过一回。  每天双更,时间为早8点40、晚7点,不定时加更!  *******************************  新书《嫡女策:至尊毒后》已发布,求收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吱呀”一声,门从外边被轻轻推开,喜娘叽叽咯咯的说笑说唱声又是流水般的流淌入耳,跟着进来的,除了新郎官还有服侍的丫鬟们。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时凤举突然出声打断了喜娘,顺溜好听的吉祥话儿戛然而止。

桑婉依旧一动不动的端坐着,盖头下的目光闪了闪。他的声音依旧那么清润悦耳,却很淡,淡到了极致。她甚至可以想象他说这话时的表情。那脸色,那神情,必定更淡。

“呃,是..”喜娘是青州城里最知名的张媒婆,惯于走村窜寨,对城里城外、四乡八村的男男女女各种关系、各种花边绯闻没有不知晓的,时家大郎与姨母家的表妹顾芳姿两情相悦、你侬我侬她当然再清楚不过。

若非与桑家这门亲事是老太爷在世时定下、若非时家不愿悔婚落人口实,时家大NaiNai的位置哪儿还有桑家小姐什么事!

不过看来,这桑家小姐虽然进了门,做了时家的大NaiNai,只怕这位置未必坐得稳就是了。

喜娘使个眼色,努努嘴,一众丫鬟们连同柳芽,敛声屏息退了个干干净净。

门被轻轻的带上,偌大的房间里一室沉寂,气氛令人感到有点压抑。

身处于铺天盖地的大红世界中,时凤举原本就压抑的心情感到更加压抑了,他从来不知道,这明明是鲜艳的、热烈的、张扬的颜色,竟然会带给人这种压抑发闷的感觉!

果然,相由心生。

目光扫过那大红撒着金粉的双喜字和高高燃烧的龙凤红烛,时凤举眼神一黯,怔怔出神。

罢了!他暗暗的舒了口气,将所有的不快情绪统统摒除。他既然遵从婚约迎娶桑家小姐进门,只要这桑家小姐不是个不靠谱至极的,她便永远都是时家的大NaiNai,他时凤举的正室嫡妻!表妹,芳儿,她说过她理解他,她理解!而他,也不会辜负她。

时凤举下意识揉了揉拳头,稳步上前,拿起大红托盘中系着红绸花的喜秤,轻轻撩开了桑婉的大红盖头,露出珠光璀璨的凤冠。凤冠上的珍珠翠钿轻轻颤动,戴着凤冠的女子轻轻抬起头来,一双清湛湛的眸子就这么深深的映入他的眼帘。

那样明亮的眸光,可与珠光争辉,轻轻眨动的睫毛,越显几分灵动。

时凤举有一刹那的怔忪。

仅仅一刹那,他的眼底便恢复了平静,如水的平静。他看了桑婉一眼没有说话,而是转身到桌子旁边,倒了两盏交杯酒端了过来,一盏递给桑婉,一盏拿在自己手中。

“喝了这杯酒,便是礼成了。天不早了,歇了吧!”时凤举声音平平的说道,说完,自己一仰脖子,将自己那杯酒一口饮干。

桑婉看着他,不由得惊叹命运的神奇。跟前世一样,他就这么饮了原本应该相交而饮的交杯酒,然后就——

他压根没想过,她饿了一天的肚子。

当然,桑婉此刻会这么想并不是她想跟他相交而饮这杯酒,只是感到了身为新娘子的委屈和不平。

“你怎么——不喝?”时凤举饮完杯中酒转身将酒杯放下,然后回过身向她走来便欲拉着她行那夫妻之事,却见她手中仍旧端着那杯酒发傻,他不由微微蹙起了眉头,有些不耐烦起来。

搞什么名堂?

桑婉看了他一眼,手一顿,索Xing将手中的酒杯轻轻放在了一旁。

“你!”时凤举吃了一惊,冷冷道:“你什么意思!”

“大郎,”桑婉站了起来,拂拂袖子朝时凤举屈膝福了福身,抬起头直视着他,毫不躲避的说道:“其实大郎另有心上人,大郎想娶的并不是我,对吗?”

时凤举没想到她会说出这话来,十分意外,第一反应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回过神来,他挑了挑眉,商人的本色令他十分沉得住气,他不动声色问道:“你究竟想说什么?”

桑婉微微垂下了头,露出纤细雪白的脖颈,眼睫毛轻轻抖动,抬眼说道:“大郎遵守婚约,全了桑家和桑婉的面子,桑婉十分感激,但大郎心中既然另有她人,桑婉亦不想夺人所爱,不如,你我做一对假夫妻,如何?”

时凤举不禁动容,暗暗抽了一口气。眼神也微微的闪了闪,不复刚才的淡定。做一对假夫妻?亏她想得出来、说得出来!

桑婉见他不说话,便继续道:“过得一年半载,咱们可以和离,到时候嫁娶各宜,两不相干,如何?”

时凤举仍旧没有说话,心里本能的有些不自在起来。他不喜欢她是一回事,她主动要求离开他是另一回事,男人嘛,尤其是他这样身份、这样才貌、年纪轻轻这样出息的男子,不知入了多少待嫁女子的闺梦念想,却被她一开口就嫌弃,这个人还是他八抬大轿迎娶进门的妻子,他心里能舒服就怪了!

他不由细细打量起眼前的女子来,温婉的眉眼,五官柔和,皮肤白净,眼睛大而亮,水湛湛的尤为惹人注目。此时的她,神情恬淡自若,不卑不亢,倒叫他不得不折服两分。

于是,他心里更多了两分不舒服。

“怎么?急着离开时家,莫非外头有什么人在等着你不成!”时凤举心中一气,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桑婉心中大怒!他这话若是传了出去,她的名节还要不要!她将来要怎么见人!

“若果真如此,我还能进得了时家的大门吗?”桑婉强按下心中的怒意,唇角微微勾出一抹嘲讽。如果真是这样时家还要娶她进门,这时家可见也不怎么样!

话一出口其实时凤举就后悔了,他知道这是自己脑子发热脱口而出的气话!桑婉如果真有什么不检点,怎么可能瞒得过时家、瞒得过他的耳目!

“对不起,是我口不择言,唐突了!”时凤举朝桑婉微微拱了拱手干干脆脆的道歉。他一向来是个磊落光明的君子,说错话了道歉这也没什么。

“不敢当,大郎无心之言而已!”桑婉也放柔了声音连忙还礼。在时家的地盘上,得理不饶人跟时凤举对着干无疑是极其愚蠢的举动。

“好,过得一年半载,咱们和离!”时凤举点头答应。

反正,这不是时家逼迫她,时家遵从婚约,并没有做错什么!过得一年半载,寻个妥当的理由双方和离,皆大欢喜,何乐而不为!一年半载就一年半载吧!总不能新媳妇刚过门立刻就和离,那样说出去名声不好听,岂不是平白的遭惹闲话!

“你放心,时家不会亏待了你,保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富富足足!”时凤举又慷慨的加了一句。时家富比王侯,看在她如此识趣主动的份上,奉上丰厚的一笔财物也没什么。将来她如果想嫁人,有了丰厚的嫁妆也可增加不少分量。

“多谢时大少爷!”桑婉再次向他福了福身,这一声多谢真心实意得十足十。时凤举既然开了这个口,给的数目必定不小,只要手里有了银钱,将来的日子便有了保障。

“在这一年多时间里,我们作假夫妻这事还请大少爷瞒着旁人,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再别告诉旁人,如何?”桑婉望着时凤举。

“那是自然!”时凤举点点头。这事若说了出去,丢脸的不止桑婉,还有他和整个时家,他当然一个人都不会说。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时凤举见桑婉欲言又止便问道。

桑婉略一沉吟便道:“我的确有个不情之请,顾小姐..横竖我只在时家呆一年半载而已,能不能,我们和离之后,你再迎顾小姐过门?”

时凤举一愣,有些怪怪的看着桑婉。

桑婉也愣了愣,随即脸上一红,不好意思的支吾陪笑道:“呃,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糊涂,是我说糊涂话了!”

她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受了前世的影响,她不愿意顾芳姿这时候进门,一来她这个“正妻”的颜面何存?二来她也不想费心神和顾芳姿明争暗斗!所以,最好就是她现在不进门。

可对于如今的时凤举来说,既然她桑婉是摆明了一年半载之后就离开的,那么他当然在与她和离之后才娶顾芳姿为妻了!区区一年半载,他还等得起,怎么可能现在就让顾芳姿进门做妾呢!

时凤举狐疑的多瞧了她两眼,见她羞窘得不像样便也没再说什么。解决了一件纠结的大事,时凤举感到心情十分舒畅,困意袭来,他抬手挡在唇边打了个呵欠,“困了,早点歇着吧!你睡床,我睡外间榻上!”

说着,自顾自的去柜子里拿被子。

总算还有点良心,没赶自己打地铺!不过——

桑婉摸了摸瘪瘪的肚子,饿得差点没前胸贴后背了!

“大少爷您先歇着吧,我肚子饿,想先吃点东西!”

时凤举整个人僵在那里,嘴动了动,半响才讪讪道:“那,你请自便!”天地良心,他是真的不记得这一茬。

而同时,桑婉也在心中暗叹:前世她怎么就那么老实!饿着肚子由着他折腾!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