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阿黛

更新时间:2021-02-23 16:33:45

阿黛 已完结

阿黛

来源:落初 作者:糖拌饭 分类:言情 主角:刘氏阿黛 人气:

新书《阿黛》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糖拌饭,主角刘氏阿黛,是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王黛穿越了!  左邻,宁采臣刚刚把聂小倩领进门。  右舍,许仙他姐正喊他打酱油,断桥相会还待来日。  家里,老爹病重在床,老娘牢骚满腹,大哥游手好闲,大嫂好吃懒做,再加上事事跟她不对付的二姐,抬头望天,从此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  这是一个在聊斋的故事里家长里短,发家致富的生活传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哪能呢?”王爹摸了摸鼻子。

阿黛偷笑了一下。

“娘子,你再让阿黛给安家送一两银子去吧。”就在这时,王爹又突然的正色道。刘氏拿到了钱,之前母女俩胡弄安家人的小心思自然就瞒不住王继善了。

“干什么,你身子不顾啦!!!钱全给安家好了。”刘氏一愣之下又发火了,说着反话。

“修之这事可是大事,我的身子我知道,多吃几贴药少吃几贴药都这样,我不想我的遗憾在修之身上继续发生。”王继善叹口气说着。

“阿黛,人行事当‘直’其正也,‘方’其义也,之前你跟你安家婶子的对话虽是为了家里着想,但失之以诚,明白吗?”王爹一脸严肃的看着阿黛道,阿黛还是个孩子,虽然她的行为不能算错,其中更有一片苦心,但做父亲的却也要让她明白正直,方义,诚心方是待人处事之道。

“你为老糊涂……”一边刘氏要为阿黛说话,王继善冲着她坚定的摇摇头。

阿黛心里是成年人,处理方式有时不免有些圆滑和投机,但这种圆滑和投机于她现在这年纪的纯真是相左的。

此时,阿黛看着自家老爹,从他的眼中和话中,阿黛明白,老爹是怕自己迷失在圆滑和投机的行事方式中,从而迷失了本心。

“阿爹,我明白,一会儿我会跟安大哥说清楚。”阿黛道。

“好。”王继续听了阿黛的话,非常高兴,他不仅高兴于阿黛听进了他的话,更高兴于自家女儿处事的灵活。正直,方义,诚心,从来就不是死死板板的,君子处事也讲究个外圆而内方。

阿黛说会跟安修之说清楚,却没说要跟安大婶解释清楚,这正是外圆内方的表现。

这事情若是跟方氏解释,说不得会在方氏心中留下刺,可跟安大郎解释,就不会了。

于是父女俩相视一笑。

刘氏闹不明白父女俩在打什么哑谜,只得仍一脸没好气的掏出那还没捂热的银子,分出一两给阿黛,让她给安家送去。

然后不理父女俩,一个人回屋了,她心里还闹着呢。

……

“阿黛,多谢。”追上安大郎,阿黛把银子递给他,安修之接过银子,一脸正色的道,至于其它的,并没再多说,但从神色上看,这份情他是记下了。

阿黛只是点点头,倒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回家了。

安修之若是一个有情之人,阿爹这份情他将记在了二姐身上,别以为一两多银子不多,所谓一文钱难道英雄汉,何况谁都知道,这钱是王继善的吊命钱,其中之重不比千钧少。

而安修之若是一个无情之人,那更不用多说,用一两银子认清一个人,那于王家来说更是一种得。

阿黛也回到了家里,心情还不错。

所以进屋的时候路过自家大哥的屋子,便想起了阿爹说的曾曾祖父遇狐仙的故事,又看到大哥就蹲在门边,定然是大哥笑话大嫂,被大嫂赶出屋了。

不由的便想着,不知道此王成是不是彼王成,不管了,反正大哥整日游手好闲,就让他多到各处的废园走走,说不准就能捡到金钗,于是道:“大哥,你整日里的市集上晃当,是遇不上高人的,枯藤老树昏鸦,真正的高人啊,都在荒凉的地方窝着呢,你没事,就到各处废园荒地走走,说不准儿哪一天就遇上高人了。”

当然,阿黛这说的其实是有些玩笑,毕竟她不敢保证这个王成就是聊斋里那个王成。

“哟,今天咱家三姑娘转Xing子了,居然关心起大哥寻找高人的事情,这倒也对,明儿个,我就去走走。”王成一听阿黛这话,只觉大有道理,这神仙高人之流,常常避世红尘的,说不准儿真还就在哪个废园里窝着呢。

阿黛嘻嘻一笑,便回屋了。

晚间,刘氏跟王继善在屋里说话。

刘氏还为着王继善执意要借银子给安家闹心,但倒度也是明白自家相公也是为了二女儿着想,只不过嘀咕了几句王爹不爱惜身体的话便罢了。

“娘子,你以后跟三丫头说话耐心点,不要动不动就是骂就是打的,这也快是要及笄的姑娘家了,不好看,阿黛心里也不痛快。”这时,王继善靠着床背,看着刘氏在灯下缝缝补补的,心里格外的柔软,刘氏嫁给他,算是吃苦头了,是他没用。

“你以为我想啊,你也不看那丫头那脾气,动不动就甩脸色给我这做娘的看,那小脸上的表情就差写上我偏心我不讲道理了。”刘氏有些没好气的道。

“嗯,手心手背都是肉,偏心是不会的,不过嘛,不讲道理却是有一点。”王继善温声的道。

“我哪里不讲道理了。”一听王继善这话,刘氏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你看看,还说阿黛呢,你自己不也一样,别人碰不得一下,若说都讲理,那你可清楚那酒为什么掉湖里?”王继善有些哭笑不得的道。

“还为什么,定是那丫头做事马虎呗。”刘氏道,却看着王继善在一边摇头叹气,便走到床边:“那你说说,是为什么?”

“是胡姜氏撞到了酒坛,酒坛才砸在湖堤上掉湖里的。”王继善道,随后便把阿黛跟他说的姜氏以大龟赔偿,阿黛放生的事情说了说。

虽说他答应阿黛不说的,不过,他也不想阿黛被误解,倒是要跟娘子说清楚的。

“胡家大嫂这不是欺负人吗?这湖边但凡是抓到龟的,哪家不是放生的,那东西是能卖能杀的东西吗?不行,我找她说道说道去。”刘氏一听,气的一拍桌子。

“你就是这急脾气,这大晚上的,你还找谁说道去,阿黛不告诉不就是怕你去找人吵架吗,这种事情掰扯不清。”王继善阻止道,家里不是病的就是浑的,而那胡家几个小子正当青年,一门子壮劳力,这吵起来,他怕自家娘子吃亏,便劝着娘子退一步海阔天空。

不过,心里却也打定了主意,隔天找胡老哥谈谈,邻里之间做事得端得正,不要总耍一些小心眼。

刘氏听得自家相公这么说,再加上天黑也就罢了,不过,那胡大嫂既是耍这样的心眼,那也别怕她背后说道人了。

“夜了,睡吧。”王继善道。

“嗯。”刘氏点点头,吹灭了油灯上床。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