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狂夫刁妻

更新时间:2021-03-04 17:54:46

狂夫刁妻 已完结

狂夫刁妻

来源:落初 作者:风之孤鸿 分类:言情 主角:阿馥伯伯 人气:

《狂夫刁妻》作者:风之孤鸿,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阿馥伯伯,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推荐风的新文http://read.xxsy.net/info/224837.html御夫请多支持收藏。《兽王贤妻》:http://read.xxsy.net/info/250248.html请多支持收藏。已入半价书库,看完全本,只在二块多钱,一个冰淇淋的价钱。片段小白版:  “月——易——共——咦?”某女一挠漂亮的小脑袋,这是什么殿?这么奇怪的名字。    “嘭!!”的一声,王爷身后的某侍卫,手里的佩剑掉在了地上。这蛮夷来的王妃,竟然…不识字!?    一直冷漠淡定的男子,脸上的黑线愈来愈多。眼眶逐黑转白。紧握的拳头正咯咯作响!!  ※    “阿馥,你又淘气了。”男子邪魅地勾起蛊惑的笑容。眸光却冷冽无比。手里箍住的是女子的玉足。“原来,你这么喜欢往外跑?你说我应该拿你怎么办呢?”    女子,心中一寒。痛彻心扉的痛楚瞬时弥漫开来,浸透四肢八骸。他捏碎了她的脚裸!    ※  “你干嘛戳我?”某女惊吓得跳了起来。充满着防备。    男子慵懒地站了起来,外衣滑落,露出性感的胸肌。魅惑无比,某女狠狠地咽了咽口水。满眸的迷离。    “乖!不要乱动。不然真戳你!”蛊惑气息吹破肌肤。某女一僵,救命!    ※  天朝礼仪妇纲,三从四德。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0

阿馥微微蹙眉,凌綦一出朝阳殿,便又恢复了那种冷傲的气息。阿馥只感觉,他横空抱起她之时,便被他捏着的手臂,峥峥的痛。

凌綦冷笑:“还在装!?”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

阿馥猛然的一睁开双眸,对视上那双冷傲的黑眸:“凌綦!本公主要诅咒你!!”声音极细,却是从牙缝里挤了出来。

凌綦一恼,手上一松,阿馥便沉沉地掉在了宫道的青石地板上。

“啊呀!!”好痛!蔓延过全身。阿馥狠狠地一瞪眼:“你是混蛋!!”从来没有人敢如此对待她。

凌綦的怒意也盛,她居然骂他!他也从未被人如此的骂过!

“放肆!”他低吼道!

“你!大胆!!”阿馥的声音更是高上几分,如此刁蛮样子。竟有几分威慑力!

见此,凌綦一怔,冷冷道:“本王的王妃,现下是没事啰?”,这阿馥骂人那气势汹汹的样子!难道堂堂一个公主,就不能淑雅一些吗?

阿馥站了起来,揉了揉摔得刺痛的双腚,不甘道:“本公主,本来就没事!”

“没事便好!胧夜,送王妃回府!”凌綦瞪了她一眼一脸无辜的阿馥。一甩长袖,朝着宫阙的小道而去。

“他要去哪里?”阿馥好奇的问道。

胧夜面色平淡,摇了摇头。有些事情,他也不好说。随即恭敬道:“王妃,属下送您回府!”

阿馥看着这皇宫比她水炽的大得多了。而且四处红墙绿瓦,耀眼明黄,大气而奢华!她微微眯眸。

然后是一个闪身,跟在她后面的胧夜一惊,刚才却是没有看清阿馥是怎么消失在他的眼前的。

胧夜有些急:“王妃!”皇宫这么大,而且这王妃的Xing子,保不了要惹些什么事?

阿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土,慧黠一笑。那凌綦到底是去哪里呢?随着他刚才走的方向,而去。

不过这皇宫里的道路,层峦叠嶂的。喟叹一声。

一路走过,那些宫娥,太监都是忙着自己的份内的事情,见到阿馥只是淡淡地瞟了一眼。

扑的一声,壁虎从锦袋里钻了出来,然后吐了吐粉红色的小舌头。“阿馥?!”

阿馥面色有些严峻,似是皇宫的后宫方向,一处宫阙上空冉冉透着淡绿色的烟雾。手上的金铃,自行的摇晃了起来。

“妖气?!怎么可能呢!皇宫里有皇帝在九龙真气极盛,那妖气是根本不可能呆在这里的?”想罢,便朝着那妖气的地方而去。

阿馥步子小,又没有内力作底。只能靠着飞快的小跑,跑到那黎影宫的时候,已是气喘吁吁。

原来这妖气竟是从里而出。踏出一只玉足,正想跨入宫门。却被一个穿着宫装的一个小宫女给辇了出来。

“大胆!你是哪来的奴才?连黎影宫也敢乱闯?”这宫女约莫十六七岁的样子。轻蔑地瞟了一眼离馥。

阿馥好奇道:“黎影宫?”

宫女怒道:“当然是俪妃娘娘的寝宫。你是什么人?有几个脑袋可以砍的!!”

阿馥一垂眸道:“对不起,这位姐姐!我不是故意闯进来的。”

“哼!俪妃娘娘可是皇上最宠的贵妃。你这般乱闯,惹是惊扰了娘娘!就算是娘娘不追究,皇上也会追究!”这奴才可真是狗仗人势啊!

阿馥无奈地站在一旁,任由着这宫女在这里喋喋不休地说道。此后眸里不停地盯着那黎影宫上空的那抹诡异的妖邪之气。

宫女见阿馥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心下的怒气更加上升起来:“哎!哎!你怎么还不走啊,真要等到俪妃娘娘出来追究你吗!!”

阿馥淡淡地看了眼,转身便走。不过这地方如此妖异,她的好奇心大起!

思讨间,却撞上了一堵结实的肉墙。“谁这么没长眼睛,竟然敢撞本……”阿馥一时惊愕。

眼前这男子,竟是与凌綦有几分相象,不过更像皇帝。男子一袭月白色的锦衣,长长的墨衣随意的倾洒下来,掠过他清俊的面庞。十八九岁的光景。

刚才那嚣张的宫女见此,嗫嚅地跪下行礼:“太子殿下!”

太子并未理会,跪在地上的宫女,而是转而望向阿馥粲然一笑:“你是哪个宫的?本宫怎么从未见过你?”

阿馥见此赶紧道:“奴……婢,是睿王府的。”却未行礼。太子也不在意,这女子眼里带着的执拗坦然,他可是第一次见到。

太子噙着笑意,面色欣喜:“十皇叔来宫里了吗?现在在哪里?”

皇叔?!阿馥一怔,其实她怎么会知道?“应该……要回府了吧。也许现下已经走到宫门了。”

太子疑惑道:“那你怎么还在这里?”

阿馥露出难堪的神情:“奴婢适才玩心大起,跑到御花园玩耍。谁知却迷路了!误闯入了这里。”

说罢,故意地低呜几声。显得柔弱无助。

太子见此同情心泛滥起来。“没事的,本宫带你出去找十皇叔!”

阿馥眸光点点,赶紧点点头。还不时地望了那黎影宫一眼。

“你即是十皇叔府上的,那你叫什么?”

“苏离!”

……

“嗯?好像……应该这里吧?”太子突然停住了脚步,有些迷茫地说道。

寒风过宫阙,呼啸而过。阿馥直翻白眼。“我说太子殿下,这皇宫不是你自己的家吗?怎么在自己家里也会迷路?”

太强悍了吧!求你不要开这种玩笑了好不好,阿馥受不了的。

太子黑眸闪烁,“这个……说来有些话长……,不过你放心,本宫一定会把你带出去的!!”

阿馥怀疑的点了点头。

太子见阿馥如此的信任于他,更加卖力起来。“这地方本宫的帖身婢女天天带本宫来此。而且这是本宫从小到大长大的地方,闭上眼睛都能走出去!”

“哦!”阿馥失望地点了点头,刚才那雪宵宫明明走过了,他又绕过来了。而且雪宵宫往北应该是孝义宫才对!那地方离皇帝的寝宫很近了。

“苏离,你有没有发现,原来父皇又在此处建了个鹿台宫。”太子似是发现了新的大陆一般。

阿馥绝望地点了点头。“嗯!”

越是走越是晕头转向了起来。可太子还是一脸的热情,拉着阿馥一直在找着出路。

“请问太子殿下,你的名讳是什么?”阿馥真想骂人!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