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迷糊妈咪色色妻

更新时间:2021-04-12 18:03:37

迷糊妈咪色色妻 已完结

迷糊妈咪色色妻

来源:落初 作者:我心幽雅 分类:言情 主角:玉佩座右铭 人气:

我心幽雅新书《迷糊妈咪色色妻》由我心幽雅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玉佩座右铭,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穿越到傻子身上,也不错,能逗逗美男帅哥。  偶尔还能吃吃美男豆腐。  王爷也可以调戏,杀手也能气一气。  但是,帅哥,不要勾引我哦……  她不安分,但是她很守己的!  意外生出个小嫩娃,孩他爹竟然是……  轻松,小白文,只想让您开心一笑。  支持的朋友,请收藏+推荐。  定当感激不尽哦~!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苍,你回来了?”农夫急忙迎了出来,“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没事。”赫连苍面上一红,如此糗事怎么能拿出来说呢!

“你们……”农夫看了看花小朵的满脸灰尘和头发上的牛粪,在不小心眼尖的发现花小朵有些红肿的双唇,瞪大眼睛。回头看了看赫连苍那鲜艳的红唇和身上明显被蹭上去的牛粪灰尘,突然想到了什么。带着某些Yin笑:“苍,做什么好事了?”

“没有啊,别瞎说。”赫连苍忙拍了拍身上的牛粪,边极其淡定的继续向楼上走去。

“我回去换一下衣服,一会跟你们去看花魁大赛。”花小朵抬头带着娇俏的表情说道。

赫连苍点了点头。

“你们跑到牛圈里打滚了?”农夫看见花小朵独自离去,俩人的关系带着暧昧,更可怕的是,花小朵那红肿的双唇,那么明显。

“怎么可能!我会看的上她?”赫连苍带着高傲的眼神,头一抬,大步走进房间。

店小二识相的送来洗澡水。

“苍,你真不喜欢她。对她没意思?”农夫和苍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自然是看得出赫连苍的眼中带着闪烁的光芒。

“我怎么会喜欢她呢,一个傻子而已。”赫连苍不服气的擦拭着身上的灰尘。

“也是,她怎么配的上你一个王子的身份呢?”农夫两眼带着憧憬继续说道:“她,虽然挺可爱的,不懂得安静,不过,她的身份似乎和你不适合。我嘛,就不同了!我等花魁大赛结束,我就去和花夫人提亲去。”农夫说完,看向赫连苍。“咱们好兄弟一场,你一定要替我在花夫人面前美言几句哦!”

“你……你什么时候看上她的。”赫连苍惊讶的看着农夫。

“我嘛,第一眼,就看见她眼中的那份精灵可爱。她与别的女子不同。虽然别人说她痴傻,可是我倒是能看的出来,她的与众不同。”农夫闭上眼睛,似是在回忆花小朵的一颦一笑。

“你看上她,不代表她能看上你。”赫连苍的声音带着发闷的口气。

“我感觉,她也很喜欢我。你没看见,第一次时她见到我那种兴奋的样子么?那眼神中带着欣赏……”农夫头一抬,手一扬。“轻轻的,我要告别单身,娶个新娘回家,我老娘一定高兴死了。”

“她的眼中真的带着欣赏?”赫连苍皱着眉头问道。

“没错啊!”农夫捂着嘴,想要笑出来,“如今,我明白,你对她没什么意思。那就好了,一会,晚一点,你给我们单独相处的机会,我一定一举拿下她的芳心。”

“你想怎么拿?”赫连苍穿上衣服,带着某些卓尔不群的英姿。一副君临天下的气势,惹得农夫脖子一缩。

“额,先Jian后杀……啊,不。”农夫一哆嗦,说顺了嘴,看着赫连苍那渐渐变黑的脸,忙改口,“我说的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让她在我的温柔下投降。如果,可能的话,也未必不会先一步生米煮成熟饭。”

“你……”赫连苍眯起眼睛,带着危险的光芒。

“赫连苍,好了没有。”花小朵推门而入。便看见赫连苍身穿黑色的衣服,头发披散着带着水珠。

屋内的两人全部盯着花小朵看。

只见,花小朵一身清秀的白衣衫,头发用一条白色的丝带束起,腰间系着一块雪白的玉佩。眉角轻笑,嘴边的梨涡看起来份外的可爱,加上白皙的皮肤,秀挺的鼻梁,竟然份外的可爱,帅气。

“你……”农夫率先回过神,看了一眼还在痴呆状的赫连苍,笑着向花小朵走去,“真是个帅气风流的公子哥。”

“那是当然。”花小朵见农夫对着自己猛抛媚眼,一阵抖动,甩了甩身上的鸡皮疙瘩。

“花花,以后,我们就兄弟相称吧。”农夫说完,一手搂上花小朵的肩膀。

“当然……”看着农夫一脸闷骚的表情,花小朵笑的一脸无害,弯着眉毛。伸手,一把抬起农夫的下巴,“来,给爷笑一个。”

“有奖赏吗?”农夫挤眉弄眼,笑的花枝招展。似又变成了一个大骚包。

“当然,就奖励你一个,香吻吧!”花小朵眉间带着狡黠。

“好啊。”

“不行。”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却很是不协调。

花小朵迷茫的看着赫连苍,为何他说不许?难道,他喜欢……

花小朵打量了一下赫连苍,又打量了一下农夫。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农夫好奇的等着花小朵解释。

“他是吃醋了。”花小朵带着深意的点点头。

赫连苍满脸通红,着急大喊,“谁吃醋了!我只是看不惯,一个女人家,随便亲吻男人。你恶心不恶心。”

“你敢说,你没有吃醋?”花小朵越过农夫,走到赫连苍面前抬着头问道。

***,没事长这么高干什么,做衣服浪费布料,说话脊椎受罪。

“我才没有。”赫连苍被花小朵一看,有些心虚的转过头。

“是不是,如果我亲了他,你会觉得别人碰了你的东西?然后,你会心里难受?”花小朵循序渐进的引导着赫连苍。

赫连苍想了想,感觉自己是有点,把她当做自己的所有物了。不过,似乎没有那么的严重啊?

“哈,还说没有,我都看出来了。你皱着眉的样子,就知道,最少,你是很喜欢他的。”花小朵一拍手掌,打了个响指,“农夫,你们俩谁是小攻谁是小受?”不过,看农夫的样子,和赫连苍的霸道,就知道,应该农夫是小受,赫连苍是小攻了。

“什么小攻小受?”农夫不明所以。

“就是说,算了。你爱他不?”花小朵小声的趴到农夫的耳朵上问道。如今,既然知道他们俩是同志,花小朵更不避讳了。

“什么?谁?”农夫见花小朵全身贴到自己的身上,自己都能感觉她的柔软的身躯,顿时有些面红耳赤。

“还能有谁啊!赫连苍啊!”花小朵贼笑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