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弃妇重生:贤良难为

更新时间:2022-03-23 00:06:58

弃妇重生:贤良难为 已完结

弃妇重生:贤良难为

来源:落初 作者:青团喵 分类:言情 主角:陆林正卿 人气:

青团喵新书《弃妇重生:贤良难为》由青团喵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陆林正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顾芳华贤良端庄了半辈子,却成了别人的垫脚石,夫君算计,姐妹陷害,堂堂的侯门嫡女,到头居然落得比丫鬟不如。原本以为一死后就能离开这操蛋的世界,没想到错了个大发,还直接错回豆蔻年华。看着面前君子如玉的准夫君,笑面如花的姊妹,顾芳华只想冷笑一声:“二月债,还得快,你们自己选个死法可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之顺弓着背低顺的跪在地上,只觉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僵直的膝盖酸麻一片,可他却连一动也不敢动。

“林之顺,我本以为你身为读书人便比一般人更明白知何为礼义廉耻,纵使不能治国安邦,也当修身齐家。却未曾想到,你居然能有辱斯文到如此地步!”将账簿掷到林之顺面前,顾承绪眼底一片冰冷。

飞来的账簿把林之顺本就僵麻的身子砸得一偏,可他却不敢起身躲避,只得像个虾公继续跪着,样子十分滑稽。

账簿还是原来的账簿,就连字体就不曾改变一分,只是上面的内容却与林之顺精心打理出来的大相径庭,简直可以说是面目全非。莫说是顾承绪脸上不好看,就连林之顺自己心中也是一片莫名其妙,怎么好端端的金算盘就变成了狗。屎呢?

“绪郎你莫要生气了,若是气伤了身子,难受的还不是自家人?林管事打点顾府也有五年了,若当真这般糊涂,确实应该打死。”柳姨娘袅袅娉娉的走到顾承绪身边,再送上体贴后又状如无意叹了口气,扫了顾芳华一眼“这账本就是我尚且看不下去,也亏你敢拿来给老爷看。”

柳姨娘垂手立在顾承绪身边,笑得十分的温柔,看得顾芳华半晌无语。

千年的狐狸果然不一样,顾芳华被柳姨娘的语气酸得牙疼,心里却是透亮。

柳姨娘说这番话,表面上是在痛骂林之顺不识抬举,可事实上话里头又暗示林之顺对顾府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也有疲劳,不可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所以这账本必定是有人陷害。至于这陷害之人嘛,自然就是递上账本之人。

“林之顺,事到如今,你可还有什么要说的?”顾承绪混迹**多年,自然也是有心思的,且又对林之顺印象不差,现在被柳姨娘这么一顺毛,怒火去了大半,便给了林之顺一个解释的机会。

林之顺是个聪明人,也是个狠心人,否则断不敢做出卖书为奴之事。只是今日之事太过蹊跷,他一急之下才忘了说辞,现在见柳姨娘还愿意帮衬自己,自然不该懈怠,忙向着顾承绪磕头解释道:

“老爷明鉴,我因命运不好每日卖字作文为生,日子可谓颠沛流离。自弱冠之年承蒙您的恩典进了顾府,方有容身之地。乌鸦尚且知道反哺,难道您觉得我就能这般不忠不义之事?!”

林之顺说话的声音如兵戈相撞般铿锵,神色如同六月飞雪的窦娥般凄然。话音刚落,林之顺就朝顾承绪磕起头来,一下一下的,砰砰作响,青砖地板,很快就染上了殷红的血迹。

看着父亲这般,吓得直抖的紫鸢也扑通一声跪下,眼泪也一个劲的往下掉,拽住顾芳华的裙摆就哀求:“大小姐,我父亲是冤枉的,这账本原不是这样的,不知道怎么的就变了。求您救救我爹吧,求求您了。”

“既然如此,那这账本有又是怎么一回事,莫不是还有人栽赃林管事不成?只是这账本一直由我看管着,莫非你要说是我栽赃的?”看着紫鸢涕泪横流的样子,顾芳华温和一笑,完美的展示出八颗齐刷刷的小白牙。

事件上最痛苦的事情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没处说。更痛苦的是给你喂黄莲的流氓还笑嘻嘻的看着你,告诉你‘如果苦你就说出来,反正我只当没听见’。

就是你!就算不是你亲自动手,也是你支使的!

多么无耻的一个人啊!看着顾芳华笑眯眯的脸,林之顺一伙心中齐刷刷飘过这句话。

“顾府偌大一族,几百号人的吃穿用度,岂是如此好考量?况且小姐您是内院的人,男女有别,我又岂敢太过冒犯?只安安分分守在自己的院子里拨算例银,旁的也不敢插手。却想不到正是我的这份小心,竟然惹出了这般乱子。”林之顺跪直身子苦笑一声,一副大义凛然状。

这太极推手打的,就算是顾芳华活了两世也忍不住一愣,想不到今日自己居然还有幸遇见张三丰的传人。

“林管事不愧是有过功名了,口齿当真伶俐非常。这么说来,你倒是一点过错也不曾有?”顾芳华呵呵一笑,杏眼微弯。

“老奴不敢托大。此事确实是我考虑的不周,若非我谨小慎微,不敢将事过分揽在身上,也不会有这笔糊涂账。督管不严放纵下人的罪责实在难逃,不敢自辩。我愿以身作则下堂领二十板子,还请老爷恩准。”说罢,林之顺又是一叩首。

二十板子说少也不少,但和欺上瞒下逐出顾府比来简直轻如鸿毛,况且林之顺又是自动领罚,越发显得清高傲骨,叫人不敢轻看。只怕他挨过这一劫,在顾府地位必然如同芝麻开花节节高。

顾芳华眼睛微眯,这林之顺可真是个妙人,若不是他招惹了自己,只怕是个不错的帮手。可惜,没有如果。。

“林管事能为芳华考虑至此,芳华自然是欣慰。不过今日还有一事要解决,还请父亲同柳姨娘一起,给女儿拿主意。”笑着看看林之顺,顾芳华表情自若的转身对顾承绪行礼。

见心高气傲的女儿如此央求自己,顾承绪便也不拿乔,直接点头道:“何事?”

“林管事打点多年尚且被下奴欺瞒,可见我这个不谙世事的小姐受蒙蔽有多深,还请父亲帮助芳华一同严惩那盗窃财务的恶奴,以儆效尤!”顾芳华仿佛没看见柳姨娘脸上闪过的阴沉,回首像彩云吩咐道“叫周婆子把王妈妈带上来,趁着林管事也在,好好说道说道。”

“是。”

彩云低声应诺退下,不到一刻钟便带领着两个身材魁梧的粗使婆子进门,而被两个婆子拖着走的那个面如死灰的狼狈妇人,可不就是顾雪音的Ru母王妈妈。

“王妈妈你怎么。。”看见王妈***惨状,柳姨娘一愣,眼中似又有水光要泛起。

可还不等柳姨娘展示出自己弱柳扶风的娇态,王妈妈便双膝一跪,哭喊道:“老爷,是我鬼迷了心窍才会和着林管事一起算计小姐东西,我求求您不要罚我,我把抽银到外头放贷的利钱都给您,连同柳姨娘给我的钱,我都给您!”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