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妃本倾城:我的温柔暴君

更新时间:2022-03-23 00:07:26

妃本倾城:我的温柔暴君 已完结

妃本倾城:我的温柔暴君

来源:落初 作者:墨舞碧歌 分类:言情 主角:云卷云舒关了门 人气:

火爆新书《妃本倾城:我的温柔暴君》是墨舞碧歌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云卷云舒关了门,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是西凉国传说中最奇谋睿智,果敢狠辣的王。传说,他曾让一个女子三千宠爱集一身,羡煞天下人;传说,他曾为她一天里斩杀百人,将宫殿染成炼狱;传说中,他最终却赐了此女腰斩之刑……他一生只有一个子嗣,孩子母亲身份不明。会是那名女子为他生的子息吗?她真的就这样死去了?她到底是王心尖上的人,抑或由始至终只是他政坛上的一颗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诺。”

他身影微动,已在牢房铁栅外。那缪全正把身体盘成一团,瘫软在地,现在看徐熹过来,死命往旁边挪去,凝结的伤口剥裂些血出来,把帐子染了一片,远远看去,似雪里红梅初绽,竟叫人生出几丝恍惚。

帘帐下方,一只白皙幼瘦的手伸了出来。

张进的心提到嗓子眼,但徐熹的身形刚好一侧,便掩住了那东西。

“皇上。”徐熹取了物什,躬身呈到皇帝面前。

却是一个小包袱。

“年妃娘娘的东西真是趣奇别致。”龙梓锦微微一笑。

他语带揶揄,张进看去,见他凝向那包袱的双目流光炯炯。

龙非离的神色张进却无法参透。

年轻的皇帝只是唇微扬,“徐熹,把它打开。”

很久以后,当身居高位的张进不顾蜚语流言,踏入临烟小楼为那绝色花魁一掷万金,他脑里辗转过的不过是那花楼女子微嗔的一句话。

“这可怎么办才好?”

相似的嗓音,已足够他疯狂。

包袱里,是一幅纸绢。

纸镶绫绢。

那绢的颜色与龙非离身上衣袍颜色仿佛。

一袭绝艳,欲迷人眼,似乎这天地飘渺间,再莫可匹配。

白纸如雪,绢染明黄,面翻祥云银龙,纸上没有片言只语,只有一个印鉴。

出自皇帝的玉玺。

张进明白这东西绝不简单,他还在揣摩这看上去与圣旨相仿之物,龙梓锦已失声喊了出来:“这是先祖爷传下的铁券丹书!”

牢里,气息一下栖寂。

张进大吃一惊,他甚至顾不上去看其他人,脑里早已被这突如其来的紊乱震惊得要炸开。

铁券丹书,是皇帝赐给重臣的最高荣耀,但除非功勋极高,如在战争中立下屡世奇功的军将,寻常年代里即使是一品大员也断不可得此赏赐。

上面可以是皇帝极为贵重的封赏,也可以是其他无上的荣誉,而传说中最为人津道是那免死之赦,哪怕罪犯滔天。西凉自开国之初,数百年间,此物只赐赠过两回,其中之一便是那跟随太祖打天下的大将军王。

丹书,顾名而义,用朱赤写成。实际上,丹书铁券里,最珍贵的就是这样一方雪白,未落任何朱墨。

白璧无瑕,持有者甚至能凭它要皇帝的誓言。

皇帝的誓言,又意味着什么?

“九哥。”龙梓锦颤声道:“你把它赐给了璇玑?”

他生Xing看似随意,却甚城府狠辣,这时震惊之下,骤然失言,直呼年妃闺名。

龙非离没有看那幅绫绢,眼光淡淡落在那白帘子上,道:“是不是即便今天朕要杀死的是一只老鼠,你年璇玑看上了,也要用这铁券救那畜牲一命?”

牢里,声息全无。

凤眸挽眉斜入鬓。年轻的皇帝嘴角扬过清浅的笑,眉睫却凌凌裹了抹深寒,五指向着空中疾抓,又微微一屈。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