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太上遥全文阅读章节目录】主角陈丹青小姑娘

【太上遥全文阅读章节目录】主角陈丹青小姑娘

时间:2020-11-09 17:54:23编辑:远方的呼唤 作者:帝衣戏旦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帝衣戏旦的原创小说《太上遥》,主角陈丹青小姑娘,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陈丹青能有一个比他脸蛋还俊俏的名字,得益于老酒鬼醉后胡言乱语的一句「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可他从不觉得自己配得上这样书

太上遥

推荐指数:10分

《太上遥》在线阅读

《太上遥》 第1章 丹青在眉 免费试读

陈丹青能有一个比他脸蛋还俊俏的名字,得益于老酒鬼醉后胡言乱语的一句「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可他从不觉得自己配得上这样书卷气的名字,再说绕城这样的小地方,八百年难出一个状元郎,总不能就因为他不小心露了手精妙书法,就料定将来能出人头地吧,开什么玩笑?凭自己偷学来的这点学问就想登科及第,让饶城里那些个眼高于顶的落榜老爷们何地自容?只怕到时候一人一口唾沫就够淹死自己了吧。

据说老酒鬼醉死在饶州头号勾栏的时候,嘴里还念着的陈丹青的名字,让冒雨赶来替他收尸的陈丹青好生郁闷了一番,除了他生前欠下的一大笔酒钱之外,还有个不知名姓的小姑娘拽着他衣袖,死活要跟着他回去,瞧她年岁尚小,身子还未长开,不似那老头的相好,再瞧她眼角眉目,也不似那老头的私生女,那又是什么来头?

陈丹青虽是出身微末,但自负在眼力见识上,还是有几分过人之处的,饶城虽小,但似他这样的穷苦平民,若是不开眼惹了什么惹不起的存在,也活不到今日,所以更要讲究一个眼力见识,用老酒鬼的话来说,这叫审时度势,叫见缝插针。

啧啧,瞧人家读书人说话,就是讲究。

陈丹青不懂什么是见缝插针,但往日里看见青楼女子那花枝乱颤的胸脯,便能估摸出那里头藏着几斤几两,这份本事旁人可羡慕不来,可惜他有贼心没贼胆,至今都还是个雏儿,当初被老酒鬼连哄带骗拐去青楼,胡乱灌了一通酒,结果连人家姑娘的床都没爬上去,就醉倒在门外睡过去了,彻底沦为笑谈,可怜他每次领着客人来到青楼后,都要低着头赶紧离去,生怕被人笑话,实在是丢不起那人呐。

只是今儿,明月楼里那些个丫鬟小姐们,没有再取笑他,反倒是一个劲的朝他使眼色,不仅没要酒钱,更有甚者偷偷塞给他几吊钱,看样子是急着送走这尊瘟神,陈丹青好奇她到底做了什么,让这群一向惜财如命的姑娘们,今儿个破例又破财的?

陈丹青知道自家几斤几两,平日里也没少和她们打交道,自问不是这群青楼女子的对手,那更不用说眼前这位了,左右都没商量的余地,只好捏着鼻子认了。

拿人钱财,替人办事,这是陈丹青的职业操守。

他从小没爹没娘,在绕城里靠给人跑腿挣些活命钱,从来都是上顿不接下顿的,当年那场寒冬大雪差点就给冻死在屋头,若不是老酒鬼见他可怜,分他几口酒水暖暖身子,恐怕也活不到今日,对他来说,有恩报恩,才是天经地义。

少年站在庭院角落怔怔出神,然后叹了口气,弓着腰,用破旧的草席裹起老酒鬼的身子,然后往外走去。

外面风急雨骤,打在脸上生疼,陈丹青心道你老酒鬼一生负气,满腹经纶,却也落得这般凄惨下场,亏得还想骗我去考什么科举。

也罢,就当看在多年相识的份上,最后再帮你一把。

少年摇头叹了一口气,忽然瞥见身边的小姑娘盯着自己,愣了愣,心道难道自己脸上开花了不成?刚要伸手摸去,却被她忽然抬手打了一下,可别说,这姑娘人小力气却不小,这一下打的陈丹青手腕都麻了,少年顿时有些恼怒,问道:「你干嘛?」

她做了个嘘声的手势,然后又盯着陈丹青瞧了片刻,皱眉说道:「我看你印堂发黑,只怕是祸事临头,可偏偏被两眉间的精气冲散不少,奇了怪了,难道有高人替你点过天宫?」

陈丹青哪懂什么天宫,没好气道:「你还会学人看相?高人没有,倒是这老酒鬼喜欢拿筷子沾些酒水,点着我额头说什么孺子可教也,莫不成他就是你说的高人?」

小姑娘仿佛没听出他口气里的不满,蹙起眉头,喃喃说道:「原来是他。」

「什么?」陈丹青疑惑道,只觉得眼前这丫头神神叨叨,有些奇怪。

她摇了摇头,说道:「走吧。」

陈丹青愣了愣,问道:「你家是哪里人?等我把老酒鬼入土为安了,再送你回去?」

她心不在焉的说道:「随你。」

陈丹青顿时翻了个白眼,心道这丫头的脾气还真是古怪,方才在明月楼缠着说要回去,这会儿偏又不想走了,难怪都说女儿家的心思猜不得,瞧她这一身装扮,衣锦披帛的,想必也是富贵人家出身,就是不知她家大人怎肯让她独自外出的,还偏偏跑去明月楼那样的地方,当真以为这世道太平了不成?

放眼整个中原,莫说饶州这样偏僻的地方,便是被称作繁花着锦、烈火烹油的大乾京都,暗地里也从不缺逼良为娼的龌蹉勾当,所以陈丹青觉得她还能安然无恙,也亏得是老天保佑。

······

老酒鬼姓杜,单名一个甫字,祖上是京城人,据说还是三品朝官出身,也不知怎的,到他这里就沦落到卖字为生了,到手的银子多半是用来逛青楼喝花酒,将一帮妓伶视作知己,除此之外,也就陈丹青一个亲友罢了,早前还有人同情他,想雇他去当个私塾先生,偏偏被他一句「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给彻底得罪了,往后就更没人在意他的死活了。

他在城外浣花溪畔有一口茅屋,这几日恰逢阴雨,连夜不息,茅屋几近坍圮,不得已才躲到城里去,没想到这一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陈丹青对他说不出是同情还是无奈,这年头离乱人不如太平犬,能醉死在女人肚皮上也算是一桩幸事,总好过死于流寇之手或是莫名其妙被官家砍了脑袋,至少还有人来替他收尸,而对陈丹青来说,见惯了生死也就没有多少感慨可言,活着的人未必好过死了的人,只是先来后到罢了。

抱着草席走在路上,遇着的行人都唯恐避之不及,死人到底不是件吉利的事,陈丹青见怪不怪了,但抬头看身边这位小姑娘神色平静,竟也丝毫不避讳,倒是让他有些奇怪了,当然他也不会去问些什么,只是随口说道:「怎么称呼?」

小姑娘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倒是陈丹青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顿了顿说道:「我叫陈丹青。」

小姑娘蹙起眉头,像是回忆了很久,才缓缓说出两个字。

「海棠。」

名为海棠的姑娘约莫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只是性格太过冷僻,言行沉稳倒更像是一个大人,至少陈丹青已经不再把她当作寻常人家的小姑娘了,你见过寻常人家的姑娘能够面不改色的将一壶烈酒一饮而尽?然后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那可是老酒鬼平日里都舍不得喝的酒,陈丹青只尝过一次就被呛得眼泪直流,面红体燥的跟生病了似得,哪敢像她这样牛嚼牡丹般痛饮而尽的?被彻底震撼了一把的陈丹青没由来生出一种荒谬的感觉来,以至于还忽略了一处细节,外面风雨如骤,雨水却丝毫没有沾到她身上,在离她还有半寸的地方,被一层无形的屏障隔住。

太上遥

太上遥

作者:帝衣戏旦 类型:玄幻 状态:已完结

《太上遥》宅猪的文笔很好,不过总感觉在描写人物情感方面有些欠缺,缺少那种能够深入人心的,引人入境的情感!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