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太上遥在线试读大结局章节目录 陈丹青小姑娘精彩试读完本精彩章节

太上遥在线试读大结局章节目录 陈丹青小姑娘精彩试读完本精彩章节

时间:2020-11-09 17:54:25编辑:宋彦 作者:帝衣戏旦 人气:

《太上遥》作者:帝衣戏旦,玄幻类型小说,主角:陈丹青小姑娘,本小说主要讲述了:陈丹青一路旁敲侧击,也不曾打听到她的来历,对上这姑娘油盐不进的性子,任凭他三寸不烂之舌,依旧深感无力。倒不能怪陈丹青怀疑,瞧她这身

太上遥

推荐指数:10分

《太上遥》在线阅读

《太上遥》 第3章 有子破军 免费试读

陈丹青一路旁敲侧击,也不曾打听到她的来历,对上这姑娘油盐不进的性子,任凭他三寸不烂之舌,依旧深感无力。

倒不能怪陈丹青怀疑,瞧她这身装扮非富即贵,再落魄也不至于无处可去,只要报上家门,绕城里有大把的人愿意双手奉上银钱和住处,可偏偏她要跟着自己回去,这就让人有些看不懂了。

陈丹青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再说以她的脾气,当初是为了救她才扑过去,却被她一脚踹进了浣花溪里,这要是共处一室,岂不是要活剥了自己?

陈丹青带着满肚子疑惑回到了自个小窝,那是一个毗邻马厩的小柴房,空间算不上大,但好在还算干净,主家是一位秀才老爷,据说是因为得罪了当地乡绅,才举家搬去了锦官城,空出来的宅子辗转卖出去了几人,最后也不知花落谁家,反正这事到后来不了了之,倒是便宜了陈丹青能捡到这么一处容身之所,虽是简陋了点,但总好过冻死在外面。

不过陈丹青也知道,以这位海棠姑娘的出身,大概这辈子都不可能来过这样的下等地方,以至于她刚进来的时候,眉头已经蹙起,万年不变的表情总算有了一点变化。

抬头看去,只见柴房的角落里架着一张简陋的床板,上面铺着一条缝缝补补的单薄被褥,床头的小板凳上摆放着一盏油灯,不远处晾着几件的衣服,说来简陋,可已经是他的全部家当了。

陈丹青脸上微微红烫,大概是觉得有些难为情,笨手笨脚的叠好被褥,然后干咳两声。

「你也看到了,不是我不留你···而是这儿实在太过简陋,你若打算多待几日,我便带你去外面找个客栈住下,至于银两,我这里还有些···」

海棠姑娘面无表情的说道:「不用了。」

陈丹青暗暗松了口气,大概还是觉得有些难为情,想要解释什么,却听见她说道:「今晚我就在这里,哪里也不去。」

陈丹青下意识点了点头,忽然才听明白她说的什么,抬头惊讶道:「就在这里?」

转头看去,一张简陋床板,一条单薄被褥,心道就算我同意,那也要你不介意才行啊。

只是还没等他说出口,海棠姑娘不知从哪里掏出一袋碎银,扔了过去,说道:「去买些饭食回来,不用急,慢慢来,最好顺便打听下,最近有没有什么陌生面孔来县里。」

陈丹青接过碎银,顺手掂量了下,只从里面拿出两块来,说道:「这些就够了,一份算是饭食钱,一份算是托人办事的例子钱,若是不想待在这里,再添一块碎银,便可以在绕城最好的客栈里睡上一宿···」

话来没说完,看见小姑娘淡淡的目光投来,陈丹青立刻识趣的闭上嘴,他可不想像上次那样,被一脚踹出门外去。

陈丹青到底是多带了两块碎银出门,不是贪心,而是从那海棠姑娘的言行举止里,可以看出,她完全不在乎那些碎银,相对而言,她更在乎的是那些消息,这事儿陈丹青可是记在了心里,不就是打探消息嘛,这年头有钱能使鬼推磨,尤其是在饶城,花点小钱,都能和窑子里的最便宜的姑娘一宿鸳鸯,若是肯花大价钱,便是明月楼里最头牌的姑娘,也有办法趴在她肚皮上做那神仙活儿,更不用说打探个消息了,他在饶城的这些年,干的最多的就是替人跑腿和打探消息,似他这样混迹在市井巷陌里的小人物,才是这个县城里消息最灵通的一批人,哪怕是巡捕办案,大多时候也要依仗他们的帮忙。

大乾立朝三百年,在数代皇帝苦心经营之下,已经有万邦来朝的盛世景象,朝中文武共治,两相之下设立三省六部,诸郡之下,又增设道、路、州、县,饶州地处西南,距离乾京足有万里之遥,十足偏僻,对于一辈子没有出过饶州的陈丹青来说,外面的世界,或许只存在于说书先生的奇谈志怪里,有时候他也想去号称繁花着锦、烈火烹油的乾京看看,是不是像私塾先生说的那样美好,那些当初曾去过乾京的读书人,哪怕再回到饶城,无数年来也不肯忘记那份美好。

只是想要走出饶城,便只能像他们一样,熟读经义而后入京赶考,亦或是参加武试的选拔,但无论是文争还是武试,对陈丹青来说,都无疑是迈不过的天堑,所以他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自家兄弟身上,就是那位十岁就能和野牛掰角比拼膂力,被老酒鬼一口一个「破军将杀」赞誉不已的少年,在陈丹青看来,或许只有他才有希望做到以武入试。

那少年名为王破军,和陈丹青同一条巷道里长大,两人情同手足,王破军从小生得虎背熊腰,一身膂力惊人,他娘亲怕他误伤到人,便一直都约束着他,刚巧他性子老实憨厚,向来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也好在有陈丹青在身边帮衬着,不至于被人太欺负了去。

他娘亲身子一向不好,长年卧榻不起,如今已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眼下王破军也就丢下手头的活计,回家照顾老娘去了,算起来陈丹青也好些日子没见过他了,想着想着,便转身往王家宅子走去。

王家宅子在巷尾拐角的地方,原本他爹还在的时候,家境还算殷实,只是后来一场官司输得四壁徒空,就连性命也没保住,他娘就是在那个时候落下的病根。而眼下他家里的情况,比起孤家寡人的陈丹青来,也好不到哪里去。

等到了宅子外,隔着老远就闻见一阵刺鼻的药味。

陈丹青敲了敲门,半天以后才咯吱一声打开,走出一个丈八高低、身材魁梧的汉子,只见他低着头,神色有些憔悴,见是陈丹青来了,这才有了些精神,低声说道:「娘走了。」

陈丹青刚掏出银两的手僵在半空,愣了愣,然后抿了抿嘴,苦笑说道:「原本打算给婶儿买些药,可惜到底还是晚了,拿着吧,给婶儿好好操办一下,让她风风光光的走。」

王破军闻言眼眶一红,霍然跪地,朝他磕了一个头,说道:「大恩不言谢,以后我这条命,就是青哥儿的了。」

陈丹青急忙扶起他,怒道:「你这是干嘛呢?我没爹没娘,婶儿将我当儿子一样看待,你这样,让我如何心安?」

王破军起身,闷声说道:「娘说过,以后的事,都听青哥儿的。」

陈丹青拍了拍他的肩,认真说道:「自家兄弟,以后有我一口吃的,就不会让你饿着。」

太上遥

太上遥

作者:帝衣戏旦 类型:玄幻 状态:已完结

《太上遥》本书幽默风趣,虽然是现代修真,但并没有像其他书一样什么神器美女一大堆,并且构思情节也很不错,没有那种非常夸大的说辞,闹书荒的朋友非常推荐来看这本书

小说详情